当前页:首页>>协会会刊  

  协会会刊

2013年第4期

货主亲历

几个电话,一单货便从常州发到成都

货主:江苏常州的物流经理朱春彬
我是常州市武进区横林腾球机房附件厂的物流经理。6月中旬,我厂有一批抗静电地板要发往成都。本来,我准备像以前一样,到铁路货运营业大厅去办理,但在新闻媒体了解到,铁路有五种方式可以办理发货, 6月16日中午,我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拨打了上海铁路局12306客服电话,把货物品名、数量、到站、运输要求进行了登记。
没想到,一个小时后,南京货运中心常州经营部物流调度沈利平就给我打来了电话,说客服人员根据我厂所在区域,已将该笔物流需求单分派到了常州经营部,信息半小时刷新一次,因此值班员周瑾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该需求单,立即向沈利平作了汇报。
接着,沈利平和我对发货信息进行了确认,由于收费规范透明,沈利平立刻报出了“一口价”。我觉得比过去委托个体托运部办还便宜,就立即定了下来。
次日上午10点,常州经营部派出一辆集装箱卡车,来到了我厂,将27吨防静电地板全部装到了集装箱中。下午16点,地板被装到常州站货场。6月17日16点,货物被挂运上列车,开始驶往位于成都的城厢站。
此后,每天,沈利平都给我打电话报告列车运行位置。6月18日,我收到了一份特快专递,是常州经营部给我寄来的相关票据。
6月??日,沈利平又给我打电话,说这一箱防静电地板已顺利到达城厢站。
一单货物走完全程,我没有离开厂区,都是在办公室打电话完成的,铁路的货运改革,给我们货主带来了实实在在的便利。
                           (朱春彬口述,刘建春整理)

 

铁路货改,让货主省心

货主:浙江巨龙管业股份有限公司物流部经理陈建青
我们公司是一家大型水泥管生产企业,今年一季度承接了“南水北调”工程的一个大单,需向河南周口发运大批水泥管。起初,我们选择从铁路发货,虽说铁路运输货物的安全性好,各项服务也比较细致,但每次申报计划的程序较繁琐,而且收费单据也有多张。综合各因素,公司老总们萌生选择其他运输方式的想法。
今年6月初,我们得知铁路货物运输组织将实施重大改革,不久,铁路金华货运中心领导亲自带队到我们公司营销宣传,向我们详细介绍了铁路货运改革在服务质量、运输价格、货物安全、运到期限、门到门运输等方面的新举措。面对铁路人上门宣传,公司老总表示将通过实践检验再作出最后定夺。
6月22日下午,我打电话给铁路金华货运中心下属的金华经营部,说公司有10根外径为2.77米的水泥管欲运往周口,铁路工作人员很快向我报了一口价,在得到我方同意后立即帮助我们办妥了手续。因我方选择站到站运输,第二天一早,金华经营部工作人员就打来电话,告诉空棚车已送进货位,可以随到随装。下午1点多,我公司的10根水泥管陆续运抵金华站,早已等候的货装人员立即开始装车,并无偿地提供了装载加固服务。当晚,经营部工作人员专门来电通报,说发运的5车水泥管已从金华站启程。
通过这次发货,我看到铁路实行货运改革后的确不同了。以前到铁路发运水泥管需根据数量、种类、尺寸向有关部门提前申报批计划,如遇到限停运或者去向问题还得等铁路上级文件,好不容易批了货运计划还要报批装载加固方案,有了运输方案还要等车皮,还要按铁路指定的日期装车,手续复杂繁琐。而现在,我一个电话,铁路客服人员就直接受理,帮助办齐了一切手续。而且,实施的一口价收费规范、公开透明。公司现在每发运一车皮水泥管的总费用比原来要减少近200元。
实践使我们感受到,铁路货改让我们发运产品不仅省心省力,而且节省了运输成本。
                      (陈建青口述,孟奇整理)

 


走货的路越来越顺畅

货主:安徽省涡阳县富杰粮油购销有限公司副经理张景波
早上7点30分,铁路涡阳经营网点负责货运调度的秦标打来电话,询问当天发运多少货,去向是哪?近来,我差不多每天都能接到这样的电话。铁路员工主动打电话给咱,这在以前可是件稀罕事。当晚17时不到,满载190吨小麦的汽车开进了货场,3辆棚车早已就位以待。
过去,我每天夹着装有计划单和运单的包,到货场办理手续。如今,填单子的活由铁路员工包揽了,再也用不着夹着票据包“跑站”。若不是粮食由门市部直接运至货场,需在装车前验货,我根本无需到货场来。
自打蚌埠货运中心成立,最大的变化是货等车变为车等货,装运速度明显加快。走粮食最怕耽搁时间,小麦是新打上来的,一旦在途时间长了,可能会发生霉变。咱公司所发货物七成是小麦,黄豆和玉米合起来占三成。去年从铁路走货不足千车,今年仅6月份就发运了180车,公司八成以上的走货选择了铁路,还得益于铁路运能的释放。以发往四川方向的粮食为例,6月份比5月份增加了一倍,“限制口”这道坎的拆除,使通往云贵川的路越走越顺畅。
“一口价”的实现,省去的不仅是繁琐手续,还降低了装运成本,现在每市斤粮食的运费支出减少5厘钱,一车可省近600块钱,运杂费的合理和透明,这也是我们优先选择铁路的重要原因。
铁路货运组织方式的变革,还有效减少了装运环节。过去,为平衡两支装车队伍的作业量,经常出现两个装车班装一车货,一车货仅装车就得一整天。如今,整合后的装卸队伍装一车货不到3小时,装车速度加快了许多。
屈指算来,我与铁路已经打了30年交道,现在最省心、省事、省钱,理所当然地提高了咱从铁路走货的意愿。今年小麦收成每亩在800斤以上,多的有千把斤,而且水份含量低,是个高产优质的好年景,相信今年走铁路的发运量一定会比去年大幅增加。
                     (张景波口述,陈凯整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