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页:首页>>协会会刊  

  协会会刊

2015年第4期

彭震武:高温炙烤下的“钢铁硬汉” □陆应果 祁 耀

最近3个月时间,彭震武像钉子一样定在宁安客运专线“精调”施工现场,找寻盯控毫米以下误差,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
  彭震武,年已半百,身材修长,长脸偏黑,有双生动的眉毛,时而皱起形似问号,时而舒展又似感叹号,眼睛总是透着犀利的光芒。
  在高温炙烤下,汗水顺着黝黑发亮的脸庞流下,彭震武浑不在意;双膝跪在滚烫的钢轨上,他恍若未觉;身体怪异的弯成Z型,他不动如山;他坚毅的眼神始终紧盯着前方,目光仿佛能射出X光一般,扫射着每一寸钢轨,有序推进“精调”作业。
  每一条高铁安全开通运营前都必须经过“精调”这道特殊的技术程序。“精调”是对开通前高铁线路轨距、水平、高低、方向等“指标”进行综合调整,确保其处于最佳状态,从而保证高速列车平稳运行。
  宁安客运专线线路全长约257公里。目前,上海铁路局调集全局工务系统单位千余名精兵强将参与宁安客运专线“精调”大会战。其中上海工务段有86名职工参与这条线“精调”,每天冒着高温酷暑,面朝钢轨背朝天的辛勤劳作,负责对58公里线路进行“精调”,工作严谨,指标误差以毫米计算。 
  彭震武参加过京沪高铁、沪宁城际、沪杭高铁等条高铁的“精调”工作,有着丰富的“精调”经验。他带领的11人队伍负责其中一段15公里线路的“精调”任务。
  “趁着天不太热,赶快起床上线干活。”每天四点多,彭震武用大嗓门吆喝着一群“80”后小兵,带上工具,赶在天蒙蒙亮前出发,踏上了线路。
  每天,在高温下劳动作业八九个小时,可不是件轻松的差事。天气炎热,这群“80”后着实辛苦,他们每天是“干两头,休中间”,上午5点至10点、下午3点至6点上线路干活,大约要完成500米的“精调”任务,而休息的时间则被分成两段。
  参加“精调”作业,许多人快三个月没有回家了。“彭工长的家离这只有2小时车程,可是他硬是坚持不回去,在这陪我们同甘共苦。”“80后”新兵刘伟达由衷的赞叹彭震武。
  炎热的夏季,江淮大地热得像蒸笼。清晨,铁道线上热浪翻滚,可干起活来不到10分钟,所有人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了,然后是干了、浸湿、再干,很多人黄色的长袖上隐约能看到一波波白色的汗碱。每天没到10点,15升的纯净水就基本见了底。下午3个小时的工作更加难熬,太阳当空暴晒,即使是低头看着地面,混凝土散发的热量也是蒸得人难受。汗水滴在混凝土整筑的轨道板上很快被蒸干,不留一丝痕迹。彭震武骄傲地对身边的职工说:“高铁是用钢筋混凝土和汗水铸成的!”
  “彭震武能拉起这支队伍不容易,毕竟很多职工太年轻了,经验欠缺。他事事都得做在前面,每天起得最早,睡得最晚,很难能睡个囫囵觉。”车间党支部书记蔡国庆高度评价彭震武。
  彭震武的工作要求极高,主要是将两根钢轨“捋捋平”,各项误差须控制在毫米以内。每天,他手拿道尺量轨距,腰弯得与地面齐平,这样的重复动作一天超过1500次;细心检查钢轨是否平顺,他需百余次跪在钢轨上。草帽挡不住扑面而来的滚滚热浪,单薄的裤子无法隔开40多度的高温,在阳光的直射下有时他的眼睛被刺得生疼。蔡国庆说:“烈日下的钢轨滚烫,能煎熟鸡蛋,如不注意防护,容易烫伤脚啊!”
  彭震武有着33年的工作经验和多次的“精调”工作经历,眼睛像装有一双红外线,能准确找到“瑕疵”。近3个月的“精调”会战,他用眼睛找到了数千个以毫米为单位的误差。
  彭震武工作经验丰富,这次“精调”让他遇到了“麻烦”。“精调”半个月后,单位组织对“精调”后的线路进行复核,结果大出所料,部分地段的钢轨状态达不到要求,与标准竟然有0.5毫米左右的误差。
  “当时我们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精调’后测量的数据是符合标准的,出现这种情况大家感到很意外!”参加“精调”的副主任黄天俊说。彭震武也感到意外,但他没有就这样放弃,因为一旦放弃,“精调”的时间就会延长,线路联调联试就可能延后,进而有可能影响高铁正常开通。
  面对困难和压力,彭震武带领职工进行技术攻关,利用400米的线路作为试验段来查找原因。经过多次试验,他发现高温使钢轨膨胀是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
  “在做完每道作业工序后,再增加一次测量和技术处理,误差就能消除了。”原因找到了,彭震武的脑海中很快有了解决问题的办法。那段时间,那段400米的线路被他来回测量了近10遍,直到线路“精调”达标。
  有人说,不就是0.5毫米误差吗?何必吹毛求疵?
  “确保高铁线路质量,必须吹毛求疵!”彭震武总是严肃地说:“因为0.5毫米的误差虽无关安全,但会影响到旅客乘车的舒适度,也许就是这0.5毫米的误差造成的列车晃动,就惊醒了一名熟睡的旅客。”
  “我们有责任消除一切误差,合力保障这条沿江大通道如期安全开通运营。”“钢铁硬汉”彭震武用行动默默践行着让旅客安全出行、方便出行、温馨出行的铮铮誓言。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