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页:首页>>协会会刊  

  协会会刊

2015年第4期

“桥吊郎中”贡军民 □刘 弘

《贡军民维修法》,上海盛东国际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的桥吊和轮胎吊等大型机械设备的维修手册;贡军民,盛东公司工程技术部设备主管,身材瘦小单薄、双目炯炯的40岁汉子,人称“桥吊郎中”。
  此刻,盛夏的后半夜,滔滔海水边,巍巍桥吊上,贡军民带领组员正守着桥吊熬夜,盯着设备随时待命维修。
  “看,程序核对正常。”贡师傅笑了,身上的工装服汗渍白斑斑。白天,百叶箱温度40.5℃,高温炙烤下的洋山码头可以烤肉片了。“喂,电控单元目前如何?”贡师傅手握对讲机向2号桥吊维修组询问。“报告师傅,程序核对正常”。对讲机传来让贡师傅放心的回答。“报告,3号桥吊运行正常。”不一会儿,贡师傅手里的对讲机又响了。贡军民张开双臂,伸了一个舒心的懒腰,瘦削的脸颊困倦中透着兴奋,“工况测试安全,桥吊改造后运行正常!”东海上,一轮红日正喷薄欲出,岸边红色桥机一字排开,巨臂擎天……
  这是洋山深水港三台桥吊加高6米,升级达到3E级集装箱船全天候靠泊的通宵工况测试的一幕。
  此刻,贡军民他们犯难了,前前后后大家忙了大半天了,还是没有查出安川变频器单元进口冷却风扇修理中出现的问题症结。
  “咦,怪了去了,问题出在哪儿呢?”贡师傅在挠头,时间不等人,不能耽误营运操作部的工作。“师傅,我们目前做的都没错呀。”一位年轻小师傅眼巴巴望着贡军民,好像贡师傅的脸上有答案似的。“是呀,是呀。没想到。没方向了……”贡师傅低头自言自语,陷入沉思。“推翻重来,连更换的备件也不要放过!”贡军民狠心下了命令,“这,时间——”有人犹豫。“就这样,快!”大返工开始了。时间嘀嗒嘀嗒地走着,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最终发现是拆检后拼装过程中出了问题。“哈——哈——”大伙儿如释重负。
  这是贡军民和伙伴们自我加压,采用更换轴承的方法替代风扇整体更换的一幕,此举为公司节约维修成本280余万元。
  此刻,贡军民在“诉苦”。“现在,洋山港的速度很快。活,是干不完的,许多设备临近使用年限,一忙起来,人手就不够。”“现在,公司提炼的《贡军民维修法》,用我的名字,其实事体都是伙伴们一起做的。”“现在,我由仪控组转到桥吊组,常常压力大得睡不着觉,从电气自动化转到机械设备,我是从熟路走向生路。”“现在,孩子快要上中学了,阿拉却没有时间管,愧疚呀。”
  这是笔者与贡师傅交谈中贡师傅的真情流露。
  任何一个去过洋山深水港的人,都会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大海岸边巨大的红色桥吊巨臂起舞,庞大的集装箱班轮次第靠泊,场地内集卡穿梭往来,“箱”花五彩缤纷处处盛开……如今洋山港已经成为当今世界规模最大、效率最高的集装箱单体码头,支撑这一洋山伟业的其实是许许多多的像贡军民这样认真能干、吃苦耐劳、不断琢磨的人。高手在基层呀,《贡军民维修法》和《张彦操作法》、《周三宝带教法》一样,成了盛东公司和洋山港的文化结晶。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贡军民维修法》不就是贡军民团队的创新吗?听,贡军民说:“《贡军民维修法》还要不断修改,精益求精!”

作者简介
  刘弘,男,1965年生,中共党员,作家,上海市名师后备人选,学科带头人,兼职教研员,上海市群星职校高级教师,党政办副主任。创作出版长篇小说《唐明皇》、文化专著《假日走长征》、纪实文学专著《单骑走神州》、报告文学《2010,我们在你身边》等。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