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页:首页>>协会会刊  

  协会会刊

2015年第5期

水调歌头·长江口———长江口12.5米深水航道通航5年经济社会效益显著□姜秋华

1995年,时任上海港龙吴码头公司总经理包起帆,梦想有一天航道水深能够再深一些。他所在的码头地处黄浦江最上游,当时航道通航水深仅7米左右,每到吃水9米的船乘潮进港,他都要捏“一把汗”。“航道水深事关港口的生死存亡。水深太浅,大船进不来,码头只能晒太阳。”那时的包起帆,盼望大船的心情很急迫。
  他的梦想,随着长江口12.5米深水航道工程的建设,很快变成了现实。从1998年开始,经过13年系统治理,长江口通航水深由7米増深至8.5米、10米、12.5米。通航水深“三级跳”,为包起帆实现更大的梦想开辟了一条新路。
  在2001年担任上海市港务局副局长到2011年卸任上港集团副总裁的10年间,包起帆见证了航道水深促进上海港的跨越发展,由世界排名第六跃升至第一。其间,他分管港口建设,与时俱进,推动港口水深不断换挡升级,逐步实现深水化。
  包起帆的梦想并未止步。经过4年科研攻关,由他牵头完成的《上海城市发展新空间和深水新港战略研究》报告今年7月出炉。作为交通运输部专家委员会委员、上海市政府参事室参事,他建议上海市充分利用长江口深水航道,突破现有空间限制和航运资源瓶颈,实现新一轮经济腾飞。
  从7米到12.5米,长江口不断递增的水深数字,犹如一组跳跃的音符,谱写出一曲慷慨激扬的“水调歌头”。包起帆的改变和梦想,只是其中一个小节。看上去非常简单的数字演变,却释放出显著的经济和社会效益。打通拦门沙,打开新棋局。自2010年3月,长江口12.5米深水航道运行至今,曾经如鲠在喉的交通瓶颈,一举成为践行国家战略的“先手棋”。
  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在这里扬帆起航。
深水效益
大船大港深度融合
  从1998年当船长至今,中海集团船长郜海生感觉进出长江口的变化很大,他驾驶的电煤船由2万载重吨变成了5.7万载重吨。改变源于长江口的水深不断递增。
  1998年驾驶2万载重吨的电煤船进入长江口,需要计算潮水乘潮而行,否则吃水9米的船舶只能望江兴叹。如今,5.7万载重吨的电煤船同样满载通航,效益却翻了番。一寸水深一寸金。郜海生说:“水深每增加1米,可多装约6000吨电煤。”
  在多装快跑的同时,船舶的运行费用也在降低。郜海生的同事、船长闻振华补充说,2万载重吨的船一天耗油约20吨,而5.7万载重吨的船,在降速航行时,主机每天耗油约18吨。“出长江口也省钱。不在交通管制期间,不需候潮,通常走北槽深水航道比南槽会节省1个小时,能节1吨油。”
  长江口12.5米深水航道运行以来,船舶大型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根据《2014年度长江口12.5米深水航道经济社会效益研究报告》(简称研究报告),2014年长江口12.5米深水航道完成通航46769艘次,日均146艘次,同比减少10.25%。其中,吃水12米以上的船舶增长48.28%,达1892艘次;船舶平均载重吨35825吨,平均总吨25448吨,同比分别增长1.72%和10.91%。
  “进入长江口深水航道的船舶大型化非常明显,平均实载率有较大提升的超大型远洋运输船舶明显增加,吃水10米至11米的船舶成为主要船型,吃水9米以下的小型船舶占比明显降低,航运企业经济效益有明显回升。”研究报告的项目负责人、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学研究院经济政策与发展战略研究中心总经济师潘文达表示。
  长江口12.5米深水航道的运行,对沿江港口建设和经济效益同样产生了巨大影响,成为串起港口发展的珍珠链。据统计,2014年南京以下各主要港口(不含内河)货物总吞吐量达到21.93亿吨,同比增长2.46%。货物吞吐量最大的3个港,分别是上海港(沿海)6.70亿吨、苏州港4.78亿吨、南通港2.16亿吨;增长最快的3个港,分别是扬州港27.11%、常州港8.05%、南通港5.39%。
  受益于深水效益,苏州港太仓港区顺势成为全国首个海港化管理的内河港口,享受海港的优惠政策。它的迅猛发展犹如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2015年第一季度,太仓港区实现逆势快速增长,完成货物吞吐量3927.62万吨,同比增长14.82%;完成集装箱吞吐量73.32万TEU,同比增加32.03%。
  “深水航道对长江航运的整体拉动作用十分明显。”潘文达表示,2014年通过长江口的货运量为11.94亿吨,增长5.37%,其中,通过12.5米深水航道的货运量8.66亿吨,约占长江口通过货运量的72%。2006年即长江口深水航道二期工程竣工后的第二年,长江干线货运量首次超越美国密西西比河,跃居世界第一,已连续8年位居世界河运榜首。
黄金效益
咽喉要道释放航运红利
  深水效益只是长江口12.5米深水航道所产生的黄金效益中的一部分。天堑变通途后,长江口极大地释放了航运效能,咽喉要道变身黄金水道,为沿江流域特别是上海市、江苏省以及长三角地区的经济社会“送”来了沉甸甸的发展红利。
  根据研究报告,2014年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拉动GDP增长约1129亿元,拉动财政收入增长约248亿元。其中,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促进上海市产业结构调整成效明显,2014年第三产业增加值15271.89亿元,增长8.8%。第三产业增加值占上海市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64.8%,比上年提高1.6%。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的间接效应还带动了上海新技术、新商业模式、新制度推进产业升级,加快现代服务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推动新型显示、高端医疗器械等重大项目发展。
  对江苏省的贡献作用同样巨大。江苏省在“十二五”期规划中提出,要深入实施经济国际化战略等六大发展战略,这些战略的提出与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密切相关。“十二五”以来,江苏省大力发展装备制造业等主导产业,例如,以机械、汽车、船舶为重点,着力打造工程机械、汽车及关键零部件、船舶制造、新型电力装备、机床等产业链,这些产业的发展离不开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的支撑作用。
  研究报告指出,从2014年的数据来看,江苏省经济在转型升级中保持平稳较快增长,与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密切相关。2014年全省全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65088.3亿元,比上年增长8.7%。产业结构不断优化,三次产业增加值比例调整为5.6∶47.7∶46.7。全年实现高新技术产业产值5.7万亿元,比上年增长10.4%。
  对于长江口12.5米深水航道带来的改变,包起帆感受颇深。“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是上海建设国际航运中心和自贸区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先决条件之一。”包起帆表示,长江口12.5米深水航道的运营,增加了数十公里的深水岸线,为上海港创造了更加优越的基础条件。上海港连续五年位居全球集装箱吞吐量排名第一。2014年全年上海港口货物吞吐量达到75528.89万吨,比上年下降2.6%;集装箱吞吐量3528.53万TEU,增长5%。集装箱水水中转比例为45.8%,比上年提高0.4%;国际中转比例为7.1%,提高0.1%。
  “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长江口深水航道带来的巨大效益。”包起帆认为,目前,上海城市人口的高速增长和异常局促的城市空间,严重制约了上海城市的整体发展。经过科学研究和论证,他建议,把横沙开发和长江口疏浚土利用有效结合,为2040年后的上海谋划战略发展的新空间。
  “将横沙东滩和横沙浅滩吹填成陆,可新增陆域土地约480平方公里,加上横沙岛原有陆域土地51平方公里,将形成约530平方公里的新横沙岛,同时可形成深水岸线近100公里,加之南北两侧紧贴长江口的两条最大通航水道以及东侧直接面临外海深水区,新横沙将有条件建设水深达20米的上海深水新港。”包起帆呼吁。
辐射效应
“大河之舞”舞动长江经济带
  长江口12.5米深水航道的运行,在促进龙头率先昂首阔步的同时,还释放出巨大的辐射和拉动效应,在长江经济带建设中深情演绎了一曲“大河之舞”。
  作为长江口12.5米深水航道的推动者和见证者,交通运输部原总工徐光欣慰地说:“长江是我国东西水路交通的大动脉,其巨大的运输能力在我国国民经济发展中占有显赫地位。长江黄金水道已经成为流域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引擎,有力地促进了长江经济带经济社会发展与繁荣。”
  2014年,上海和江苏以上的省份通过长江口的货运量达到9154万吨,增速迅猛,促进了长江中上游地区的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重庆和四川等省市经济均保持快速增长。2014年,这些省份GDP增长率都在8.5%以上,其中重庆市最高,达到10.9%。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的实施,通过发挥长江下游港口的转运作用,促进沿江区域经济发展,充分发挥长江黄金水道资源外运和内引外联的纽带和大通道作用,大大加强了沿海经济向中西部地区的辐射作用及中西部地区对外交流,为整个长江流域经济的快速发展创造了条件。
  据统计,2014年长江沿线七省二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超过26万亿元,占全国总量的41.3%以上,聚集了全国500强企业中的近200家。依托长江黄金水道之利,各省市纷纷将经济发展的重心转向沿江开发,大力发展沿江经济带,沿江36个城市以占七省二市27%的土地面积,创造了约50%的地区生产总值、60%的工业增加值、80%的外贸进出口额和70%的外商直接投资。
  长江口12.5米深水航道还为长江经济带提质增效发展提供了重要支撑。长江横贯东西、沟通南北、通江达海,与我国东部沿海共同构架成“T”字形的经济发展主轴线,是华东、华中、西南三大区域实现经济协调发展的重要纽带和支撑。长江口深水航道的运营,大大促进了长江流域资源、经济、科技和旅游优势的互补性,经济的一体性和区域市场的统一性,推动东部地区产业升级和中西部地区承接产业转移,调整优化了长江流域沿江沿河地区经济布局和产业结构,有力地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助推长江经济带向更高水平开放开发。随着沿江城市经济发展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升级和乡镇实现工业化,有利于实现城乡统筹均衡发展,推进城乡发展一体化建设,推动长江经济带构建集约高效、绿色低碳的新型城镇化的发展格局和多层次城市群发展。
  推动节能减排,助力长江经济带“水清地绿天蓝的生态廊道”建设,是长江口12.5米深水航道的又一功效。“长江口深水航道的运营,带动长江干线航运的提升和内河航运资源的充分利用,有利于改善沿江地区的环境质量,保护土地资源,为沿江地区增强可持续发展的后劲提供可靠保障,推动了长江流域乃至全国的绿色发展。”徐光表示。
战略效应
昂起龙头践行国家战略
  长江口12.5米深水航道是连接海洋和长江内河航运的重要通道,是我国沟通国内外的重要桥梁和融入经济全球化的战略通道。作为先行官,长江口12.5米深水航道这招妙棋激活“满盘”,在服务和保障国家重大发展战略中,发挥了明显的战略效应。
  徐光认为,长江口12.5米深水航道有利于全面提高综合交通运输运行效率和质量,为推动交通当好发展先行官提供了重要保障。长江航道是我国最重要的水运主通道,是流域综合运输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沿江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撑,体现了“四个交通”的基本要求,尤其是在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中具有重要地位。长江口12.5米深水航道的运行,基本解除了长江口“拦门沙”对长江航运的制约,大大促进了长江航运体系的完善,使长江综合运输能力大幅度提高,为充分发挥长江黄金水道在综合运输体系中的主骨架作用奠定了基础条件,也为推进铁路、公路、水路的基础设施建设、服务、综合运输管理等方面的衔接提供了更高的起点。
  长江口12.5米深水航道运行后,使得江海深度融合,纵横四海,为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提供了有力支撑。研究报告课题组认为,长江口12.5米深水航道有利于加快同周边国家和区域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形成全方位开放新格局;有利于加快转变对外经济发展方式,推动区域开放朝着优化结构、拓展深度、提高效益方向转变;有利于创新开放模式,促进沿海内陆沿边开放优势互补,形成引领国际经济合作和竞争的开放区域,培育带动区域发展的开放高地;有利于强化贸易政策和产业政策协调,形成以技术、品牌、质量、服务为核心的出口竞争优势,促进加工贸易转型升级,发展服务贸易,推动对外贸易平衡发展。
  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为推动实现“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特别是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若干措施提供了重要条件。长江口航道管理局局长冯俊表示 ,长江口12.5米深水航道治理工程,表面上看只是一项工程措施,但工程推动了长江沿岸乃至全国的市场要素的流动,并为拓展市场要素、资源在国际间的流动提供了有效的通道和更高的平台,客观上对于完善我国市场体系和市场机制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同时,该工程丰富了长三角通江达海的水运交通体系,加速了长三角城市群的发展步伐,为推动我国城镇化进程提供了条件,进而为促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提供了条件。此外,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还为沿江和沿海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实施提供了支撑,长江口航运通过能力的提升,推动了沿江地区船舶制造、装备制造、化工、冶金、物流等产业技术不断改造升级。
《上海交通运输》2015·5/总第135期
智绘地下空间五十载创通城市血脉半世纪地平线下的匠心上海市隧道工程轨道交通设计研究院斩获世界工程顶级大奖□尹炜徐琳徐慧莉
  近期,从世界工程FIDIC组织传来喜讯,由上海市隧道工程轨道交通设计研究院设计的上海地铁10号线(一期)工程,荣获2015年度“FIDIC(菲迪克)优秀工程奖”(世界工程界的“诺贝尔奖”,全球仅14个)。另悉,该院设计的上海长江隧道(崇明隧道)工程在2013年获得了“FIDIC百年工程项目优秀奖”。


源起人防与战备,实现地下交通从无到有
  上海市隧道工程轨道交通设计研究院(简称:隧道院)1958年开始筹建,1965年正式成立。上世纪60年代,根据当时国内外的政治环境,老一辈的隧道院人带着连通浦江两岸和开展地铁研究的使命,从“平战结合”(平时和战备)的功能出发,由零开始,艰苦创业。始自“塘桥”、“衡山路”等地下站体试验,一张张图纸,一次次试验,一项项创新突破,打破了前苏联专家“上海软土地层不适合建设隧道”的断言,地铁隧道从此生根发芽、开枝散叶。而由隧道院独立设计的上海打浦路越江隧道在当时更是填补了我国水底公路隧道的空白。进入上世纪90年代,隧道院设计的延安东路隧道建成通车,为联通浦东浦西以及城市中心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牵头承担上海地铁1号线的总体设计任务,建成国内第一条现代化的城市轨道交通,终于让上海人做了近半个世纪的“地铁梦”梦想成真。
  进入21世纪,隧道院按照“以上海为主,向全国拓展”的发展新思路,抓住国家城市化发展的重要节点以及全国城市轨道交通、隧道工程与地下空间开发的快速发展机遇,完成了上海黄浦江下绝大多数已建和在建越江隧道的设计、研究及咨询工作。作为总体设计或分项设计单位参与了上海所有已建、在建或规划轨道交通线路的前期研究、设计及咨询工作,从规划设计源头参与保障上海城市轨道交通网络安全运营及维护,并参与国内众多轨道交通上盖开发及地下空间规划与开发项目;还设计了世界最大断面的管幕法的“上海北虹路下立交工程”、上海合流污水治理工程主干管及排放口、陆家嘴中心区二层步行连廊工程、青草沙水库原水过江管工程、电力隧道等一系列重大市政工程;承担了包括建成后将是世界长度最长、覆盖层最厚、规模最大、综合建造难度最高的“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沉管隧道”、世界上运营里程最长、跨坐式独轨技术的 “重庆轨道交通3号线”和国内纬度最高的“哈尔滨轨道交通1号线”等在内的全国20多个城市、数百项重大工程的规划研究、设计、评估和咨询工作。
  “智绘地下空间五十载,创通城市血脉半世纪”。隧道院几代人50年的心血和积淀,如今覆盖了祖国的“东、西、南、北”,贯穿了华夏的“江、河、湖、海”。匠心绘蓝图,9大类41项主要自主创新,获得专利255项,创造了多项世界第一和中国第一,也培养了全国勘察设计大师等一批又一批的业务精湛、执着奉献的专家和骨干。

绘制未来空间,与城市发展一路同行
  在未来的城市规划中,由于受到空间资源的制约,城市地下空间的综合开发利用将对人们的工作、生活产生更加深远的影响。同时,以地铁网络为主干的公共交通也将进一步凸显其核心作用,与其他形态的公共交通一起,让城市生活更美好!隧道院将积极开展BIM技术在城市轨道交通和市政基础设施的应用,开展市政设施监护、诊断与修复改造技术,节能、环保、防灾技术,矩形盾构及异形盾构、顶管等非开挖技术、悬浮隧道等一系列新技术研究和应用;推动轨道交通项目与交通、商业、文化等多元整合、一体化设计,有轨电车等新型轨道交通制式、交通枢纽与综合开发的设计与研究,以技术和创新引领,奉献更多的精品工程,让城市建设和发展有更多可能。
  五十年熠熠辉煌,但转眼又将奔向前方,在未来的城市建设中,上海市隧道工程轨道交通设计研究院将继往开来,持续秉持智绘之本、工匠之志,与城市发展一路同行、卓越同创!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