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页:首页>>协会会刊  

  协会会刊

2015年第5期

出租汽车个体户的趣事□王秀宝

上海出租汽车个体工商户(简称出租汽车个体户)最初出现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当时随着改革开放的推动,经济发展活跃,乘出租汽车的需求大增,出租汽车个体户应运而生。尤其是1985年国务院颁发59号文件提倡发展公共交通“全民、集体、个体一起上”后,出租汽车个体户申请者众多,至1987年3月已达2300多户。由于发展过于迅速,管理上要求也不高,出租汽车个体户的职业素质相对较低,甚至有的业主是不会开车的,雇佣驾驶员开车,而自己跟车开发票。面对这种状况,管理部门于1987年3月暂停发展出租汽车个体户,对已申请者进行清理整顿,引导他们遵章守纪,合法经营;同时坚持完善规范,严格管理。经过努力,出租汽车个体户队伍经历了“大浪淘沙”,逐渐形成主体基本能守法经营的群体,个别上进的出租汽车个体户还戴上了优质服务标志的“红顶灯”,为出租汽车行业达标服务、规范服务、创文明行业作出了贡献。出租汽车个体户的变化,现在想起来有几件趣事我还记忆犹新。
  时有一位姜姓女出租汽车个体户,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曾是笔者在公交基层一个公司任职时的员工,后辞职利用家里的房子开旅馆,赚得“第一桶金”后,就买车当上了出租汽车个体户。由于致富心切,常有多收费等违纪行为,被遭处罚。曾找我说情,被我拒绝,就大闹笔者当时工作的客管处,说没钱交罚款,始终盯着我,下班后我坐55路公共汽车回家,她也尾随上车。第二天再来处找我谈,当我们了解到她一次交清罚款确有困难时,就变通同意她分期交罚款,同时要求她今后必须遵章守法经营,她承诺了。过一年多,我在上海火车站出租汽车站点遇见她驾车排队候客,她主动给我说上次处罚后再没有违章遭处罚过,认为我们教育有理,处理有情。笔者单位搬到唐山路办公后,有一天她到我办公室来找我,要我们下去看看她更新的一辆奥迪轿车作出租车,我们处几个领导都下去看了,我问她为什么买这么贵的好车作出租车,她告诉我:一是提高车辆档次,增加竞争力,让大家看看上海出租汽车个体户也不“推板”(意差劲);二是可接包车业务,为高端客人服务;三是自己开好车也轻松点,减轻劳动强度。我们称赞她的决策,鼓励她合法经营、优良服务,她表示买好车就是想好好做生意,合法提高效益,颇有点女强人的气势。再后来,听说她遭劫车,被犯罪分子杀害了,两劫车罪犯也被捕归案。我得知这一消息,很为曾经的员工,出租汽车行业的个体户可惜了一番。
  一陈姓出租汽车个体户,因严重妨碍执法并致客运管理人员受伤,被判刑入狱。后因故提前释放,当时法院要求我们支持,给该个体户恢复营运资格。他多次到笔者工作的唐山路办公处找到我们陈情,我们答应研究后答复。我们考虑到法院要求等实际情况,同意恢复他个体户经营资格。后他来处,知同意恢复个体户经营资质,又提出了调换个体户牌照号码的要求。他说原牌照号码“1484”不吉利,因谐音是“要死不死”,他犯法、吃官司的经历印证了“要死不死”。经过改造,他认识到要重新做人,守法经营,与“要死不死”告别。我们感到他愿意当个合法的个体户,就同意他的请求,并与公安交警管理部门沟通,给予更换新牌照号。有一年国庆节日期间,我们去虹桥机场出租汽车站点检查、慰问,遇见了该个体户,他热情地给我们打招呼。我们问他做到守法经营吗?他说不仅遵章守纪经营服务,而且连“调外汇”(私下套汇)也不做了。回单位后,我去稽查科查了,该个体户重新经营后,确实没有违纪记录,也没有乘客投诉。
  当然也有出租汽车个体户严重违章,抗拒处罚而遭到依法严惩的。例如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有一个出租汽车个体户在计价器旁装“小马达”加快车速脉冲输入多收费,在上海火车站区域被我们稽查人员抓获,人证物证俱全。当时乘客投诉“小马达”已有多起,因抓获证据困难,我们决定依法严处,按规章可吊销该个体户出租汽车经营资质,并作宣传以煞歪风。该个体户似有一些“路道”,先托上海火车站地区有关部门向我们打招呼,继而又到笔者工作的唐山路办公地来纠缠,要求“放一马”,后又威胁笔者“识相点,等着瞧”。我们一概不予理睬,坚持照章处罚。一天,上级局领导要笔者到局里去谈该个体户处理事宜,领导先让我听一段录音带,然后问我是怎么回事。该录音带的内容,是说某区区委高姓常委曾找我为另一个个体户违章“疏通关节”的事,希望对他也“疏通”一下,否则将在法庭上抛出该录音。我当即向局领导报告:我不认识某区高姓常委(当时该区常委有没有姓高的也不知道),更没有此事。我希望他能在法庭上放录音,届时我有证据反告他诬告。后某区法院受理该个体户不服我们行政处罚的“民告官”案,此案审理的结果是我们管理处胜诉,而该个体户在法庭中只是狡辩,而没有出示什么录音证据,也没有提及录音内容。后来,该个体户被我们管理部门吊销出租汽车经营资质。当然,我准备反告该个体户诬告也就无从告起。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