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页:首页>>协会会刊  

  协会会刊

2015年第5期

难忘的一课□虞晓

九月在京培训,有堂摄影课,老师是解海龙,对,就是希望工程宣传画《大眼睛》的拍摄者。解老师其貌不扬,体瘦、肤黑,但一开口就不一样了,那京腔,那节奏,那手势,简直就一单口相声,教室里笑声不断。段子高手,这是第一印象。
  解老师点开“希望工程摄影纪实”的PPT。24年,行程数万里,26个省,120多个县,上万名孩子,上万张照片,他要做的是用照片替农村孩子争取受教育的权利。老土破旧的背景里,我们看到了一失学女孩在老师路过家门口时戴上红领巾的一瞬,看到了一皱眉男孩拖着鼻涕比划字的认真模样,看到屋歪梁斜的教室里,一群孩子围炉烤火的情景……正是这一个个充满童真又使人心生怜爱的孩子,唤起了人们对希望工程的关注与支持,“我要上学——”的声音,穿越时空,清晰而沉重地敲在我们心上,教室里一片静默。
  照片的感染力与冲击力超出想象。一组“孩子们的体育课”让人笑中带泪,所谓的体育活动是驾腿斗鸡、抱腰拔河、爬树比赛……一位企业家被打动了,很快,十套包括发令枪在内的完整体育设备飞向学校。一对山区老夫妻将寿材捐出来做了教室大门,他们被孩子们簇拥的照片让七位观看者慷慨解囊。“全校师生”中,一位手拿书本的老师,三个不同年龄孩子趴在磨盘上,这副照片入选《世界摄影史》。摄影,以它不可思议的力量改变了事件的发展轨迹,向着更善、更好再进一步。正是由于解老师长年的坚持,才有了希望工程今天的辉煌成绩。屏幕上,我们看到的数据是,截止2013年底,希望工程共筹集到97.57亿元,资助失学儿童4 90万人,新建希望小学18300万余所。掌声响起来,长时间没停下。
  尽管解老师刻意淡化了他拍摄过程的艰辛不易,我们还是感受到了。有谁会在大年初一坐在空荡荡的火车里奔向远方,蜷缩着身子直喊冷;有谁的孩子没考上大学,被邻居送了副对联:荒了自家地,肥了别人田,横批:希望工程;有谁在买火车票时被人一把将钱抢走;有谁在拍摄时屡遭误解被人打翻在烂泥地。没有坚定信念的人,走不了这么远,走不了这么久。
  下课后,特意去和解老师握了握手,有两句话涌上心头,一句是:人生的意义在于你影响了多少人,改变了多少人。另一句是:天使在人间。惟愿好人一生平安。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