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页:首页>>协会会刊  

  协会会刊

2015年第6期

办法总比困难多———记13号线淮海中路站项目经理丁小民□钟纯诗/文秦义强/图


  从丁小民的办公室向外望就是繁华的淮海中路瑞金二路商业街,即将通车的轨道交通13号线淮海中路站就在此处。围起来的工地上,几栋砖墙老建筑紧贴着项目公司临时租用的办公楼。作为该站的项目经理,三年多时间丁小民有无数个夜晚是在这里度过的。一隔为二的办公室,一半是工作区,一半放着一张单人床,他就像一位年轻的单身汉 ,过着简单而又充实的日子。
  事实上,丁经理已年过半百。他笑着告诉记者,再过5年就要退休了。他还笑着说这几年真的很累了,可当他利落地拿出一张车站平面图纸,了如指掌地介绍起车站施工管理时,话语中却充满着自信和愉悦,偶尔他还提到了早年在海洋钻孔平台上的工作经历,对比在毫无人烟的海面上大胆探索与在大都市市中心地底下的谨小慎微,丁小民有种轻松过后的满足,一脸自豪的他,未见一丝中年人的颓废之气。
  他指着图纸上长方型的框架结构说,淮海中路站车站长155米,宽28米,为地下六层岛式车站,地下一至三层为开发层,地下四层为站厅层、地下五层为设备层、地下六层为站台层。该站开挖深度约33米,地下墙最深处约68至71米,是上海市中心迄今为止最深的地下车站。71米是何概念?记者粗略地一估算,脑海中冒出了一栋20几层楼的高层住宅,只是被埋在了地下。
  “为何需要埋深这么深的地下墙?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据丁经理介绍,13号线淮海中路站周边是早已造好的1号线和许多百年老建筑包括卜邻公寓、淮海中路670弄等,该站必须安全下穿。另外一个原因,2012年5月车站北段首先交付场地开始施工,因场地狭小,该地区降水量大,他果断地决定在尚未交付的龙凤地块夹缝中进行承压水抽水试验。结果1口井一个小时抽水10多立方,按开挖7口井计算,一天要抽1000多立方地下水。如果不优化原设计方案(地下墙只做50几米),不隔断承压水层,施工过程中就得长期不间断地抽水,每天巨大的抽水量显然是不利于周边环境和工程建设的。
  实验数据有了,丁经理决定把地下墙埋深加深至第八层,隔断承压水。经他建议,集团领导和隧道设计院的确认后,方案得到优化。隔断后在实际施工中,车站施工区域相对独立,只需布置2口井,一天才几立方的抽水量就解决了承压水问题,大大缩短了施工周期和对周边环境的影响。
  “当时我们做了90几幅地下墙,要做到每一处接缝都不渗水是个难题。” 丁经理比对着图纸说。2013年7月25日险情还是发生了,水柱就像一把高压水枪从地下墙中冲破,至今丁小民仍心有余悸。当天抢险堵漏堵了24小时,后续补浆又补了10天,后果是邻近的一栋建筑沉降了5公分,事后分析墙底沉渣控制及泥浆系统考虑欠缺。“该用上的手段就得用,不能贪小失大。技术工艺是成熟的,而责任心是最重要的。”丁小民这样告诉记者。
  “在建设过程中我们采用了回旋钻机清障、铣槽机套铣成槽、自动轴力伺服支撑系统、自动化监测系统、钢套箱盾构进洞、顶管机金蝉脱壳等一系列新技术、新工艺,确保了工程的顺利推进及周边建构筑物的安全。”
  其实丁小民到淮海中路站后经历了几件重要的事情,他都没有细谈,包括爱人2010年6月住院开刀,2012年10月就撒手人寰,这期间正是他在淮海中路站干的如火如荼的时候。
  据和丁小民密切合作的基础公司项目经理张顺告诉记者,丁经理是个非常果断、踏实的人。当时施工方进场两年,只做了清障工作,其他都无法推进。丁小民来了3件难事就解决了。该找人找人,该开会开会,丁经理的果断、踏实作风体现在了一次次的协调会上和一个个具体的方案中。在他的努力协调下,施工区域内久搬不成一根直径1米的上水管终于搬迁了;居民动迁慢有了实质性进展,247户未拆迁居民临时过渡方案最终也确定了。
  看得出年轻的张顺和中年丁小民合作得非常愉快,因为张顺这样告诉记者,丁经理是一个很懂得为施工方考虑的项目经理,他的办法总比困难多,真希望在下一轮轨道交通建设还能和他合作。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