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页:首页>>协会会刊  

  协会会刊

2015年第6期

关于约租车平台建设的一点思考□程林

 目前,中国最大的约租车平台有两家,合并后的“嘀嘀、快的”、“优步”,它们以其方便快捷,物超所值(用较低的价格享受更高档车型的服务),个性化服务,抢占了出租汽车的中、高端市场。从我们强生公司的数据来看,我们每辆车的服务车次与约租车(专车)出现之前相比,每天减少了2车次左右,我们有营运车辆约1.2万辆,也就是说我们每天减少服务车次约2.4万,而且经过我们的业务数据比对,我们损失的2.4万车次业务均为50元以上的长距离业务,也就是出租业务中最优质的业务。用我们出租汽车驾驶员的话来讲,“我们原来每周都要去两次浦东机场,现在每个月去一次就不错了,都被专车抢了,现在去机场送客的奔驰、宝马,甚至特斯拉不要太多哦,一看就知道是专车。”
  不可否认,约租车在较短的时间内攻城掠地,似乎所向披靡。但在我看来,他们除了便捷外,更多的是“烧钱”----用低价竞争和违反行业相关法规来抢夺市场。从去年6月到今年7月,“嘀嘀、快的”共烧掉24亿元人民币,而我们强生一年的利润是2亿元左右,也就是他们一年就烧掉了我们12年的利润。他们背后是“阿里”和“腾讯”等互联网和金融大鳄。现在市场是被钱烧热了,但我们并没有见到“嘀嘀、快的”、“优步”等公司实现盈利,反而是巨额亏损。也没有看到传统意义上的盈利模式。似乎现在通过向乘客加价,然后企业与司机进行分成,绝大多数乘客要跑掉,因为现在很多业务是被补贴和优惠给催生出来的;如果在APP上加载广告,在每次用车前强迫用户看二十几秒广告,又和约租车平台赖以生存的快捷方便产生矛盾;唯一剩下的就是所谓的大数据了。
  如果说“嘀嘀、快的”、“优步”只是为了上市,而并不是专注出租汽车产业的话,我们强生就必须专注于出租汽车产业,因为强生的根就是出租,产业和品牌都是出租,而我们搭建约租车平台的目的就是为了提升服务质量,满足市民的出行需求,更重要的是加快传统巡游车向约租车转型,从而打破出租汽车现行的运价体制,实现出租汽车优质优价,真正体现强生品牌的价值(只有在出租行业“李宁”和“耐克”才是一样价格),我认为,这才是出租汽车提高盈利能力,并保持稳定增长的必由之路。其实约租车手机APP也只是一种叫车方式,与扬招、电话叫车、站点叫车一样,只不过通过约租车平台实行了司机与乘客业务配对的集约化、减少了司机空驶,节约了乘客叫车时间。我们除了“扬招”和“手机APP”外也做了许多方便市民叫车的努力,例如享誉沪上的62580000叫车平台、浦东机场、新客站、宝杨路游轮码头,以及宾馆、饭店等服务站点,还有我们正在逐步推广的“一键叫车”,已初步或正在形成一张实体叫车网络。
  既然“烧钱”不是我们所愿,互联网技术也不是我们传统企业所长,所以我们搭建约租车平台就应该既站高看远,又从企业实际出发。根据我们初步测算,强生出租公司2016年将出现亏损,虽然久事集团想方设法大力支持,公司各大板块全力以赴为公司利润多做贡献,但强生主业亏损,无论如何无法向股民交代,更何况1.2万辆出租车、2.4万名员工,这么大的体量就像一个巨人,而这个巨人却是靠输血来维持生命的,不仅没有战斗力,而且一旦摔倒后果还非常严重。好在机遇和挑战总是并存的,今年10月交通部《关于深化改革进一步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指导意见》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管理暂行办法》的征求意见稿,对网约车经营者,车辆和驾驶员实行许可管理,对网约车经营行为作出了全面规定。这为我们正规企业创造了机会,但这个窗口期时间很短,因此搭建约租车平台迫在眉睫。
  我认为目前搭建约租车平台有四种可选方案:
  一、建立一个强生自己的约租车平台,开发包括手机APP、车载终端在内的整套软硬件专车系统,独立开展专车业务。其优点是强生出租独立掌控和运营,控制力强,可以完全贯彻公司管理意图和发展方向,虽然风险较高,但是有可能带来更高的收益;同时强生出租依托久事集团,一方面可以充分利用久事的各种资源,包括久事的信息技术资源,有效降低平台建设和运营风险,另一方面平台也可以为久事下属其他企业服务。而缺点就是投资大、时间长、技术实现较为复杂、同时企业缺少市场营销、运营管理的专门人才,运营初期(至少是初期)亏损风险较大。
  二、与市场中原有的专车平台合作,如优步公司,不建设新平台,所有车辆接入优步平台,从而开展专车业务。其最大的优点就是风险较小,由于合作的专车平台已占有市场一定份额,强生出租投入的运营车辆能保证一定的业务来源,从而基本避免出现亏损的情况;另外,与优步合作,具有国际优势,且进退自如。而最大的缺点恰恰就是优点所带来的,风险较小也意味着收益较小,强生出租在平台中仅作为业务承接的角色,不参与平台的建设和管理,无法确定平台发展方向,因此平台本身将来的各种收益都无法享受。
  三、与行业内主要公司联合建设和使用一个新的专车平台,风险共担、利益共享,以企业联合平台的形式为广大市民提供专车服务。其优点表现在联合平台有较大的社会影响力,可产生行业规模效应。由于平台是由上海出租行业协会牵头,由龙头企业和行业内大众、海博、锦江等主要公司联合组建,因此能够拥有比较雄厚的实力和较大的社会影响力。同时,联合平台还可有效避免行业内企业相互内耗,比起一、两家公司的单打独斗,能够形成合力。但缺点也是显而易见的,需要精心设计联合平台的体制和管理模式,以及技术的共享。更致命的是出租汽车行业长期以来形成的各自为战,老死不相往来的不良习气致使出租行业像一盘散沙,很难达成真正的合作共赢。例如前几年政府和协会牵头组建的出租行业联合调度平台就以惨败告终。
  四、采用两条腿走路模式,即改造现有的62580000调度平台抢先推出约租车,同时抓紧搭建强生自己的约租车平台,我认为这是目前比较现实可行的方案。我们一方面通过对6258000叫车平台的技术升级改造,先推出约租车抢占市场,培育客户群;另一方面在久事集团的牵头下,寻找合适的技术提供商和风投机构,着手搭建我们具有掌控能力的约租车平台。其优点是继续保留并进一步扩大强生62580000调度平台的品牌影响力,加快传统巡游车向约租车转型。为区分打进62580000叫车电话的一般用车乘客,我们可以推出62581111“强生1号专车”叫车电话,并打出“顾客第一、安全第一、服务第一、规模第一”的宣传口号。对于一家面临亏损的出租企业,赢得时间就是赢得效益。因此我们越早推出约租车运营模式,就越早能够突破现行的运价体制,就越有可能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和经济效益。其实我们的电话叫车技术已相当成熟。只要乘客报出上车地址,我们围绕上车地址进行空车搜索的半径,仅为300-400米,应该讲距离已经很短了,如果排除道路拥堵的因素,我们完全可以实现电话叫车5分钟到达。对于乘客来讲,无论是用手机APP,还是打电话,用最短的时间,最便捷的方式叫到车是硬道理。同时,我们加快搭建自己的约租车平台。由于我们对平台有较强的掌控能力,无论是平台运营、管理都可以按照久事和强生的管理要求,来顺利达成改革发展的目标。更重要的是我们能够充分享有平台所带来的各项收益,例如平台盈利、平台融资、平台IPO等,发展空间极为广阔。当然,缺点是平台前期投入较大,时间可能较长。
  当前,出租汽车行业发展的困境,既有行业本身发展过程中,十几年死守“承包制”一成不变形成的弊端叠加效应,也有互联网特别是约租车(专车)造成巨大冲击的原因,所以对于传统的出租汽车行业来讲,用“出租车+互联网”的思维可能更有其现实意义。以上就是我关于约租车平台建设的一点思考,但愿能为出租行业发展起到一点积极的作用。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