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页:首页>>协会会刊  

  协会会刊

2016年第1期

锐意改革 勇立潮头——上海航空公司成立三十周年回眸 □钱 擘 阮祖瑞 毛雯卿

  1985年12月30日,上海航空公司挂牌成立,首家地方航空公司由此诞生,这标志着中国民航改革迈出了重要一步。上航孕育、出生、长大的过程,也见证着民航事业的改革发展。 
首家探索:破题“先有鸡先有蛋”
  改革开放之初的1983年,为了满足经济发展带来的民航出行需求,解决上海“进得来、出不去”的交通难题,上海市政府开始着手筹办上海航空公司。然而,刚从计划经济年代走出不久,要在民航系统之外的地方筹备航空公司,筹建团队遇到了“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难题。
  组建航空公司先要把飞机,机队、人员着落了,公司才能运转起来。但传统的外汇管理体制,必须先有项目,才能申请外汇购置飞机。所以有人提议,应先成立公司、再买飞机。可是,没有飞机却要注册航空公司,在当时也会遇到审批难题。头一家地方航空公司的孕育,对改革之初的民航和地方,都是一道新课题,如何突破计划经济模式形成的窠臼,考验着上航的筹建团队。
  时任上海市长汪道涵组织上海市政府班子研究后决定,先买飞机、然后再正式申请设立航空公司;至于外汇额度问题,则另找改革思路来突破。
  1985年1月,上海外经贸部门驻美国的一家办事机构发来传真:美国有一批波音707飞机停飞,出售价格相对便宜,将近1000万美元。上海市政府决定:请锦江集团等上海几家有外汇额度的单位出资,作为发起成立上海航空公司的董事单位,风险共担,利益共享。
  此后,上海市财政也落实了其余资金。1985年2月23日,年届花甲的著名交通专家、上海市交通办副主任贺彭年正式受命筹建上航。
  当5架波音707飞机到位后,1985年3月8日,上海市提交报告申请成立上海航空公司。同年12月30日,上海航空公司正式在虹桥国际机场挂牌,成为改革开放后第一家“自主经营国内干线”的地方航空公司。 
大客车当办公室:“从未见过这样艰苦的创建”
  “世界上从未见过哪家航空公司的创建,像上航这样艰苦”,这是上航创业之初,一位应邀来培训授课的新加坡航空公司资深教员作出的评价。
  确实,作为草创的民航企业,每一点一滴的基础都要从头打起。
  当时,上航没有自己的办公生活设施,企业就用几辆大客车作为办公室、会议室和更衣室;没有食堂、员工们就步行几里路去买馒头吃。
  虽然公办条件落后,但新生的上航还是以独特的号召力吸引了一支优秀的专业团队。上航先后从民航系统和部队选调了45名飞行人员;机务人员来自上海飞机制造厂与空军转业人员;空乘与商务人员有的来自民航、有的则通过社会招聘。
  初创时期的上航波音707飞机外形涂装为白底蓝条,由汪道涵同志题词“上海航空公司”,设计了椭圆型的飞鹤航徽。开航之初,首先执飞上海-北京、上海-广州两条旅客出行需求量最大的航线。 
“包机送旅客” 服务“软件”弥补硬件不足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上航的波音707不算新飞机,而且飞机数量少,一旦有突发情况,改签、调机等手段都用不上。
  1987年冬季的一天,上航执飞的航班即将由北京返回上海时,发动机突然出现故障,需要在北京排故。部分旅客疏散后,还剩下150多人。由于当时飞机少,无法另外调机,该怎么办?
  上航领导班子几经商讨,决定向同行包机。第二天一早,由上航包租的联合航空飞机将旅客送到了上海江湾机场。包机降落时,上航时任董事长、党委书记和整个核心管理团队守在舷梯旁边,向旅客一一致歉,安排专车送旅客回家;帮助需要转车、转机的旅客办好车票、机票。硬件的不足,靠“软件”得到了弥补,“上航包机送旅客”在社会上传为美谈。
  此后,上航另一次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事是“加挂车厢送旅客”。1990年春节,杭州机场因跑道结冰而关闭,上航北京至杭州航班备降上海,180多名准备游杭州的台胞十分焦急。上航当即与上海铁路局联系,由上航派出大巴将旅客送往火车站,请铁路部门在沪杭列车上加挂两节车厢,让旅客坐火车去杭州,赶上行程。
写下新篇 从二次创业到东上重组
  1989年8月,上航迎来了两架新的波音757-200型客机,机身上喷涂了重新设计的红底白色飞鹤航徽,企业开始了二次创业。中国民航的高速发展也推动上航进入了快车道。
  1995年,十岁生日之际,上航机队规模增加到8架波音757、波音767飞机,形成初具规模的航线网络。1997年,上海航空获得国际、地区航线运营资格;2000年,上海-金边航线开航,成为我国第一条由地方航空公司运营的国际航线。2002年,在连续三年赢利后,上航成功地整体上市。2004年,上航年客运量首次突破500万人次,全年引进9架飞机,成为历史上发展最快的年份。
  为了更好地建设主基地航空公司、形成合力,2009年6月8日,东航和上航联合重组工作正式全面启动。2010年5月28日,作为东航全资子公司的上海航空有限公司挂牌运营,为上海国际航运中心的打造建立起一支更加强大的力量。
客舱服务再提升:“空嫂”来了
  1994年岁末,上航刊登在《新民晚报》上的一则招聘启事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上航要招“空嫂”了。
  今天,人们早已熟悉了年长的乘务员乃至男空乘,但在20多年前,中国民航客舱的服务岗位上还几乎是清一色的年轻女孩,“空姐”在社会大众中与乘务员被划上了等号。上航的空嫂招聘让人们觉得非常新鲜。
  上个世纪90年代,正值上海经济转型的关键时期,一方面是新兴产业迅速兴起,一方面是传统产业大量被取代,作为劳动力密集型的上海纺织业首当其冲,近100万的产业工人面临下岗再就业。在产业结构大调整的形势下,下岗职工、尤其是近百万纺织女工能否顺利再就业,事关整个城市,事关千家万户。
  上航决定,从上海纺织系统下岗已婚女职工中招聘空中乘务员,用示范效应带动更多用人单位。
  虽然当时只是招收18名空嫂,但是这条新闻却在上海市民乃至全国范围内,迅速传播、发酵。一时间,空嫂成了上海街头人人耳熟能详的热词,成了社会上很亲切、很温暖的称号。 
  回想起当年“不拘一格降人才”之举,上海航空公司的老领导范鸿喜表示:“二十多年前,国际航空协会的空中服务评比中,中国民航是倒数第一名。那个时候我们的空中乘务员号称‘冰美人’,很漂亮,但是没有发自内心的微笑。上航招收的这些纺织女工经过了培训、历练,成为中国民航一道亮丽的风景。当时她们带来了服务的新一种元素——成熟女性的温馨。如果说,18到22岁的少女,是天真活泼的美,那空嫂的成熟温馨就是另一种美。”
  更为旅客乃至全社会所熟悉的,则是后来获评为全国劳模的吴尔愉。她正式上机飞行一年半就收到了旅客800多份表扬信;她13年飞行1.2万小时,没有一起投诉;十多次被评为“最受旅客欢迎”的乘务员; 先后荣获上海市十佳职业道德标兵、上海市劳动模范、全国劳动模范等光荣称号,并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一位服务明星带动了上航客舱服务的再提升、再发展。2004年,上航研发了中国民航第一本以劳模个人名字命名的《吴尔愉服务法》,得到了业内的广泛赞誉。2012年,《吴尔愉服务法(二)》面世。而以吴尔愉命名的劳模工作室,更为上航培养优秀乘务员打造出一个有力平台。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