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页:首页>>协会会刊  

  协会会刊

2016年第2期

他把动车当孩子一样呵护 /许文峰 王 燕

  “春游期间增开多趟动车,检修需要更细、更快、更优,今晚共有68组一级修任务……”4月8日晚,上海虹桥动车运用所检修现场灯火通明,值班副所长龚明有条不紊地布置着当夜的检修任务。从事动车检修10年来,龚明把每一列动车都当成是自己的孩子,精心呵护,细心检修,保证动车的“健康安全”。
  2006年12月,时值铁路第六次大提速开行动车组前夕, 30岁的龚明从上海铁路局上海车辆段检修车间调入上海南动车运用所工作,由一名铁路机械钳工转为我国第一代动车组地勤机械师。
他被同事称为“动车检修宝典”
  “那时我国动车检修完全是从零起步。第一列来的是CRH-2002A型动车,第一次上车顶作业时,我一直担心接触网会不会突然来电,甚至连高压部件都不敢用手去摸。”龚明至今对第一次检修动车的场景记忆犹新。
  除了技术上从零开始,当时还面临着国外技术封锁和不同厂家技术壁垒的形势,动车检修起点低、现成技术资料少,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握动车检修技能,成为顶在龚明头上的第一任务。
  夜间通宵作业检修,白天候班应急抢险,忙中偷闲学习理论。与其他首批31名地勤机械师一起,龚明象一块“喝不足”的干海绵,一边跟着厂家技术专家学习动车理论知识,一边动手摸索着开展检修工作。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他把CRH-2002A型动车工作原理和检修关键摸了个透,其视力也从2.0下降到1.2,体重减了8斤。
  龚明随身带有一本小本子,只要听到、看到、遇到与动车检修相关的理论知识、检修要点、磨耗数据等,他总是随手记录下来。每当厂家处理大故障时,龚明都当成是绝好的学习机会,不管多忙多累,他都盯住厂家技术人员学习,直到彻底掌握故障原因和解决措施。多年来,他记录的小本子堆成了厚厚的一摞,被同事们称为“动车检修宝典”。
  一次,龚明在检修时发现,走到某些特定的位置时有热气袭来,他即刻请来厂家技术人员研究,发现是由于车组运行的线路灰尘较大,造成牵引电机软风道堵塞。这种情况在国外也许不存在,引进的维修手册里没有相关的检修要求。龚明立即将情况向上级部门汇报,经过充分论证,最终在动车专项检修中增加了这一项目。
他判断动车组故障八九不离十
  “龚明练就了一对‘顺风’耳,他只要绕着动车组车头转上两圈,听诊车头各部位风机的转动有无异响,就能对可能存在的故障判断出个八九不离十,他是动车检修方面的大‘V’。”上海虹桥动车运用所党总支书记王建强说。
  当晚在动车检修现场,龚明时而爬车底地沟,时而钻车头,时而登车顶,完成一列动车组Ⅰ级修作业各个环节,龚明和工友花了近1个小时。“刚才有处风机出现异响,就象人生病咳嗽,我们检查到裙板内的中继阀有些漏风,已经进行了紧固处理。”龚明说。
  从最初日均检修2组动车,到现在每天检修近300组动车;从开始的单一简单检修,到如今分类细致的多种专项检修,上海虹桥动车运用所的检修体量10年间增加了上百倍。这背后,依靠一支业务过硬的人才队伍作支撑。
  “最初做动车一级检修时,判断故障主要靠人工,还没走出既有客车检修的模式;现在,随着检修工艺流程的优化和高新检测设备投入使用,动车检修效率和质量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其中,人才队伍和工匠精神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上海动车段副段长兼总工程师顾小山感叹道。
  2011年,龚明通过竞聘成为南京南动车运用所副所长。2014年,他又被调配至我国最大的动车运用所——上海虹桥动车运用所工作。
  随着岗位的变化,龚明更多地承担着管理和带徒的责任。上海动车段的业务精英中,有3名副所长和几十名一线工班长都是龚明手把手带出来的。如今,第二代、第三代动车检修人已经承担起我国动车检修的重任,他们用智慧和辛劳,走出了一条具有我国特色的“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的动车检修之路。
  “其实,每一列动车都是有生命的,它们就象人一样需要‘疼爱’和‘呵护’。严谨细致、精益求精地检修好每一列动车,为旅客创造更快、更安全、更舒适的旅行体验,再苦再累再艰难,都是值得的。”龚明自信的笑容中透露出高铁检修工匠特有的“精气神”。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