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页:首页>>协会会刊  

  协会会刊

2016年第2期

六双胶鞋护誓言 /许文峰 徐坤杰

  黝黑的面庞、满脸的胡茬、粗糙的双手、响亮的嗓门、布满血丝的眼睛……初次在郑徐客运专线联调联试现场见到祁超,以为他是个包工头,其实不然。
  80后的祁超是上海铁路局徐州电务段高铁车间一名高级技师,去年8月,他通过公开竞聘的方式,一路过关斩将成为上海铁路局郑徐客专信号施工配合组领军人。自工程介入伊始,祁超在施工现场扎下根来,一心扑在工程上,一双双破洞、掉底的绝缘胶鞋见证了他一路走来的艰辛。 
“二次定标法”打造精品工程
  郑徐客专全长361公里,设计时速350公里,是国家“四纵四横”铁路客运专线网中徐州至兰州客运专线的组成部分。上海铁路局主要承担徐州东至砀山南段118公里信号工程施工盯控验收和联调联试。
  33岁的祁超有着6年京沪高铁建设施工及设备维护经验,尤其擅长高铁2000A轨道电路、S700K道岔等设备故障处理,曾多次摘取铁路系统职业技能竞赛桂冠,被国家铁路总公司授予“全路技术能手”称号。
  进驻之初,祁超借鉴在京沪高铁建设施工和运营维护期间的宝贵经验,坚持“一次成型绝不返工、建成就是精品工程”的理念,在国家规定的施工工艺标准基础上,与施工单位多次商讨,对电缆、箱盒、信号机、道岔、轨道电路等工程重新制定施工方案,推行“二次定标法”,提高施工工艺技术标准的精度和要求,从施工源头卡控设备质量,力求打造名副其实的中国高铁精品工程。
  高铁信号电缆引入信号楼,需要埋敷地下。按照规定,电缆埋设深度,站内一般不小于0.7米,区间不小于1.2米。考虑到以后退耕种植等安全,祁超坚持将标准提高为普通泥土地带1.7米、砂石地带1.2米,且将电缆埋设在钢槽内,用砖和水泥砌设保护层。在一米一米亲眼验收合格后,祁超心中的石头才彻底放下。 
从源头把控质量隐患
  为全面摸清施工概况,祁超根据厚厚的施工线路图,走遍了他负责范围内的各个角落。炎炎夏日、一望无际的高架桥上,每天不少于30公里的步行路线,晒黑了皮肤,晒白了工装,他的第一双绝缘鞋就是在那时磨掉底的。
  “当时在萧县北区间,我正对照线路图检查信号设备安装问题,走了大概5公里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脚下面有点烫,停下一看,才发现鞋底和鞋帮‘分家’了。”祁超微笑的脸庞背后,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艰辛。
  高铁信号电缆铺设阶段处理不达标,使用中很可能出现问题,维修起来难度极大。萧县北站开挖电缆沟时,正值寒冬大雪之际,室外风大天寒,气温降至零下14摄氏度。祁超与施工单位同进同出同劳动,自凌晨5点到晚上19点,除去吃饭时间,连续3天在恶劣的天气下完成了长40米、宽1.5米、深1.7米的电缆沟槽挖掘。
  “那时最想做的事,就是回到保养点,打壶热水泡泡冻得又红又肿的双脚!”祁超说,“你看这双翻毛皮的绝缘靴就是那个时候磨烂的,这是我穿烂的第四双鞋”。
  “做人可以宽容,但隐患不能放过。作为设备维护人员,我们就是要根据设备易发故障点和设备维护难点提前介入,确保施工达标。只要能在源头上消灭隐患,磨破多少双鞋都是值得的!”祁超说。
  一次,施工单位提前半小时上线干活,等祁超赶到现场,一部分电缆已被掩埋完毕。祁超坚决要求施工方将电缆沟重新挖开验收,结果发现有1处电缆钢管防护不严密,极易造成后期使用磨损破皮等故障,祁超当场监督施工方整改达标。 
1400公里行程见证誓言
  随着工程的全面展开,施工单位在一个站点有十几个小组同时进行,祁超的工作量陡然加大。施工方每天作业长度至少是6公里,祁超需要来回不停地穿梭在各个施工小组中间,每项设备都要一一把关,验收不放过一颗螺丝钉,安装不偏差一毫米,其行程是施工方的3到5倍。
  徐州东至19号信号中继站共65公里。从信号工程初建起,祁超已往返了21次,里程近1400公里,相当于从徐州至北京走了个来回。
  郑徐客专进入联调联试阶段后,祁超的工作更加繁忙,白天应急值守、制定方案,夜间精调设备、整治隐患,上了施工现场的他就象上了战场,一刻也不停息。
  从工作地点到祁超的家徐州市区45公里,虽只有50分钟的车程,但祁超每两个月才能回家一次。最近一次回家是3月底,当胡子拉茬、满面灰尘、全身油污的他出现在1岁半的孩子面前时,孩子硬是没有认出谁。直到爱人告诉孩子“叫爸爸、叫爸爸”时,孩子才怯生生地靠在他的怀里。强忍着心头的伤感和满目的眼泪,他匆匆地收拾点换洗衣物,与孩子短暂相拥后,又返回了施工现场。
  在祁超宿舍床下,凌乱地摆放着六双穿坏的胶鞋,“它都是我在郑徐客专建设期间的一段段回忆。我们整个配合组都这样,磨破了脚、穿坏了鞋,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打造出我国独有的高铁精品工程”。
  路在脚下延伸,又一双崭新的绝缘胶鞋守护着祁超滚烫的誓言。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