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页:首页>>协会会刊  

  协会会刊

2016年第2期

闫肃老“教”我唱红歌 /殷卫钢

  今年二月,曾经创作了《敢问路在何方》《红梅赞》《故乡是北京》等近千首脍炙人口歌曲的著名军旅词作家闫肃先生,因病不幸辞世,这令我等许多一直钦佩他、爱戴他的歌迷扼腕痛惜。回想起来,我是从近年电视转播的“中国红歌会”等场合,“认识”作为评委的闫老的。由于自己平时也喜欢听歌、唱歌,尤其是那些经典老歌,所以对闫老等人的精彩点评格外上心、奉为至理名言,常常是边看转播边详细记录。可以说,这些年是闫老在“教”我唱红歌,使我逐步认识到演唱的真谛,并在演唱能力上有了一定的长进。
  以往,我等爱好者一直困惑于“怎样才能唱好一首歌?”闫老认为,具有一定演唱基础的人,尽力把歌曲内容理解好、表现好,比“唱得好”重要得多!他还说,演唱不是亮嗓子,而是通过你对这首歌曲的真情演绎,首先打动自己,再去感染、吸引观众和评委,这才是“唱得好”的唯一标准。要设法唱出一首歌的“魂”来,并力求做到潇洒、从容和投入。
  我生来怯场,人前人后的发挥往往大相径庭。对此,闫老的诀窍是,参赛时要“忘掉”这是比赛,而把台下坐着的观众权当是亲朋好友或者同事,自己就是来享受唱歌带来的快乐的,成也可以,败也欣然,这样就容易放松、唱好。他还支招说,歌手有时还要有一点“人来疯”——舞台是我的,我就是这一刻的主宰……
  平时,我尽量对照着闫老的这些经验之谈去实践,并尝到了不少甜头。如在根据自身嗓音、学唱红歌《过雪山草地》前,我先熟读、揣摩其歌词的含义、意境等,琢磨怎样才能演绎好它。歌曲开头“雪皑皑、野茫茫,高原寒、炊断粮”,需用轻而低沉的声音“讲述”红军战士面临的那种无助、无奈的困境。中间“风雨侵衣骨更硬,野菜充饥志越坚”则应逐步唱得高亢、激越,以表现战士们那种坚如磐石、一往无前的大无畏革命精神……在此基础上,经过反复练唱,我在去年上海铁路局机关举办的一次庆国庆职工歌会上,深情、投入地演唱了这首《过雪山草地》,受到观众的一致好评。之后,我又在局机关职工卡拉OK比赛中,因演唱电影插曲《驼铃》而荣获二等奖。
  此外,我还将平时收看、记录的闫老、万山红、李光曦、蒋大为、黄华丽、杨鸿基等音乐家在一些大型歌赛的点评内容整理、打印,发给上海铁路局机关职工声乐兴趣协会的伙伴们,让大家分享演唱红歌的技巧和经验,促进相互交流、切磋和进步。
  在享受业余唱红歌所带来快乐的过程中,我时常想起闫肃老那种整天乐呵呵的英容笑貌,尤其是他对于如何唱好红歌的那些精彩、实用的点评,不由从内心感激他、缅怀他!
                                                                                                                          (作者单位:上海铁路局)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