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页:首页>>协会会刊  

  协会会刊

2016年第5期

12家国有港口企业探讨转型发展之路五大方向发力做强做优做大 □冯 伟

  经济新常态下,如何推进国有港口企业转型升级,实现做强做优做大?近期,交通运输部组织召开做强做优做大国有港口企业座谈会,12家国有港口企业老总畅谈转型举措。他们结合自身发展特点,在尊重经济规律、结合客观实际的前提下,坚持调结构、转方式,以扩展增值服务、探索多式联运、推进资源整合、积极“走出去”、落实税费改革等5个维度科学布局,一手抓港口装卸主业,一手抓多元发展,形成了多点支撑的发展新格局。——编者

从单轮驱动到多元发展
拓展服务功能 发展现代港口业
  港口不再只是提供装卸的大堆场,港口物流、资本经营、临港产业等正在推动我国港口走向新的高峰。拓展港口服务、发展现代服务业成为我国港口做强做优做大的加速器。
  2016年8月,国际著名航运网站Alphaliner发布全球集装箱班轮公司100强中文榜单,宁波舟山港旗下的宁波远洋连续三年入选全球集装箱班轮公司100强,凭借46万船舶总载重吨、2.5万标箱载箱量在众多国际大牌航运公司中脱颖而出。这是宁波舟山港集团推进多元化发展的一个缩影。近年来,宁波舟山港多轮驱动:集团旗下集运公司拥有1000余辆集卡;兴港船代、货代均进入宁波同行前三强;冷链物流中心8万立方米冷库建成投用;集团新开展了混配矿业务、江海全程物流总包业务以及海外全程物流服务;成立了国际贸易公司、大宗商品交易所有限公司、财务公司,投资参股宁波通商银行、东海航运保险公司等,运用多种贸易模式,促进贸易与物流互动发展,拓展金融、保险、港航投资等高端港航服务。
  放眼全国港口行业,多元化发展的并非宁波舟山港一家。北方大港天津港瞄准邮轮旅游做文章,打造了“客源地—机场—邮轮母港”绿色通道,促进我国北方旅游资源、市场、客源一体化发展。在环渤海湾地区,大连港在长兴岛建成现代化工业港区,在大窑湾建成以航运中心核心功能区为标志的自由港区,在太平湾建成国际物流中心的物流港区,架起多元发展的三驾马车。驻守西南门户的广西北部湾港则积极推进港、产、城联动,通过合资合作引进临港工业企业,在钦州港区,承揽运营了50平方公里大榄坪开发区,在北海铁山港区,建成以北海诚德企业为中心的镍络新材料千亿元产业园。广西北部湾港务集团董事长周小溪介绍,目前北海诚德掌握了世界上最先进的不锈钢冷轧技术,该公司产生的综合效应相当于再造两个北海港。
从依靠水路到多式联运
枢纽化、便利化成港口发展新优势
  鸣笛起航的远洋轮船、纵横交错的铁路和公路,国有港口企业充分发挥其衔接各种运输方式的优势,积极发展铁水联运、江海联运,不断提升港口对区域经济的辐射带动作用。
  位于东北亚国际航运中心的大连港构建了亚太—东北地区的多式联运大通道,陆续开通了“中韩俄”、“辽满欧”、“哈欧”等20余条国际班列,通过布局大连、沈阳、长春、通辽、哈尔滨五大联运节点,实现东北、绥满、南北沿海三条国家级物流大通道与大连港亚太航线的互联互通。2015年,大连港完成海铁联运量34.9万标箱。
  作为亚欧大陆桥桥头堡的连云港港依托原有的亚欧大陆桥优势,逐步形成了陆桥运输、海铁联运、海河联运三大品牌。据连云港港口控股集团董事长丁锐介绍,“十二五”期,港口新开或加密航线38条,开行或升级铁路班列6条,规划建设了35个千吨级内河码头,并注册成立了云港海运船公司,形成了北至大连、南至广州,每周两班循环运作的内贸中转航线。“十二五”期,港口累计完成集装箱路桥运输44万标箱、海铁联运10.28万标箱。海河联运箱量自2012年起步以来,累计突破1100万吨,其中今年前7个月突破360万吨,同比增长125%。
  在推进多式联运方面,宁波舟山港虽然起步晚,但发展迅速,自2009年,港口共完成集装箱多式联运17.05万标箱,今年前7个月完成12.3万标箱,同比增长31.6%。宁波舟山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宋越舜介绍:“目前,宁波舟山港已开设海铁联运班列8条,辐射浙江、江西、湖北、新疆等地。随着国家批准建设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宁波舟山港将进一步完善煤、油、矿、石等大宗散货江海联运服务体系,拓展集装箱江海联运业务,确保2016年海铁联运箱量至少完成20万标箱。”
从单打独斗到资源整合
港口企业合力发展握掌成拳
  发展需要合力。构建合作共赢的新型关系,代替单打独斗的老做法,近段时间以来,国有港口企业在整合资源上下功夫,通过管理创新、发挥资本纽带作用,优化资源配置,港口企业的朋友圈越来越大,好朋友、好伙伴越来越多。
  从单打独斗到资源整合,宁波舟山、连云港、广西的做法尤为抢眼。
  2015年8月22日,在连云港市政府的主导下,连云港港完成港口经营体制改革,正式组建连云港港口控股集团,实现了全市港口经营性资产的统一开发经营。丁锐介绍,通过优化重组,从源头上防止了岸线资源浪费和港内同质化竞争,实现了各港区业务的联通中转和货种结构的优化调整,本地农业、钢铁、化工等临港产业和特色园区紧密对接,有效带动了港口吞吐量上扬。今年前7个月,连云港港货物吞吐量达到1.3亿吨,同比增长7.6%,其中连云港本地货源比重由8.9%上升至13.1%。
  2015年9月29日,根据浙江省委、省政府的决策部署,宁波舟山港集团揭牌成立。此后宁波舟山港融合不断:3月21日舟山港集团注销;6月28日,宁波舟山港集团定向增发方案获得中国证监会核准。这些只是开始。宋越舜介绍,下一步,宁波舟山港将继续完成股份公司资产重组,加快生产经营一体化,推进调度、引航一体化运作,完成财务管控平台一体化,同时,配合推进浙江海港一体化,完成嘉兴港、温州港、台州港等一体化建设,进一步提升规模化、集约化经营水平。
  与宁波舟山和连云港的整合模式不同,广西利用资本手段推进资源的市场化整合。广西北部湾港务集团董事长周小溪介绍,集团充分发挥上市公司资本融资平台的功能,通过资本运作推动港口、工业、物流业务整合发展。目前,集团共拥有两家主板上市公司,一家新三板上市公司,总市值超过185亿元。下一步,集团将借助北部湾港股份公司定向增发,启动广西沿海港口第三轮重大资产重组,通过注入集团码头资产和收购社会业主码头资产,真正实现区域港口一体化;通过在新三板上市的旗下物流企业——泛湾物流打造面向大西南地区的物流平台,为在主板上市奠定基础。据悉,2015年,广西北部湾港集团资产总额达到676亿元。
从国内到国外
参与国际合作积极“走出去”
  发展不能固步自封。随着国家“走出去”战略,以及“一带一路”倡议推进,有些国有港口企业已经瞄向海外,通过开展友好合作、开辟航线、参股、投建等手段,开展境外投资和跨国经营业务,向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全球性码头运营商的目标走出去。
  2015年4月,上港集团获得以色列海法新港自2021年起25年的码头经营权。这是国有港口企业“走出去”具有代表性的一步。
  为“走出去”,港口企业做了大量努力和尝试。青岛港将“国际化”确定为集团三大战略之一,沿着“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新增集装箱航线30余条;沿着“丝绸之路经济带”开通直通中亚的班列;与19家国际港口建立友好关系;与中石油合作,向缅甸皎漂港输出技术与管理;与马士基集团和中远海运集团合作,共同建设运营意大利码头项目。
  天津港积极完善国际港口合作网络,充分利用资本运营手段,在规划建设咨询、港口管理输出、港口整体运营、物流网络建设、股权投资等五个方面探索与全球港口合作,构建全球供应链联盟,加强与大型航运企业、物流贸易商等企业全方位合作,实现合作共赢。
  广西北部湾港则参与了中马“两国双园”的投资建设和开发。该港既是钦州中马产业园和马来西亚关丹产业园第一个入园项目的投资者,也是“双园”开发的股东之一。他们还入股了马来西亚关丹港。据悉,目前,广西北部湾港已完成关丹港40%的股权收购并参与关丹港经营管理。收购当年,关丹港营业收入和吞吐量实现双翻番。
落实费收改革
国有港口企业担当履责
  在发展的同时,国有港口企业积极承担社会责任。自去年以来,港口费收改革不断深化,特别是《港口收费计费办法》的实施,精简了港口收费项目和条款,优化了收费管理模式,放开了市场竞争性服务收费,港口企业费收更具灵活性,为港口长远发展营造了良好的环境。
  目前宁波舟山港集团已按照港口费收相关改革要求,严格执行新的费收标准,根据实际作业内容纳入到港口作业包干费范围,做到收费项目、收费标准合法、透明。
  海南港航仅保留了港口作业包干费、货物堆存保管费、货物港务费、港口设施保安费、停泊费、拖轮费及拖车公路运费等10项收费。
  广西北部湾对港口各项作业流程和费目进行了全面梳理。据悉,目前广西北部湾港港口费主要包括政府定价和市场调节价两部分,政府定价部分均按相关文件要求单独列收;市场调节价部分根据重点客户和货种等执行优惠灵活的定价政策。在作业成本不断上涨的情况下,该港平均给予货主20%的价格优惠。
  青岛港成立了集团费收改革小组,严格落实交通运输部下发的费收改革文件精神,梳理收费项目,理顺收费环节。截至今年上半年,青岛港已累计为客户减免各类费收成本约1.18亿元。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