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页:首页>>协会会刊  

  协会会刊

2016年第5期

徜徉在书法世界 □虞 晓

  与书法结缘的起因很简单,有段时间在朋友圈里晒自己练的硬笔书法,有好友发来条链接:“女子与小楷是绝配。”当时就被那美丽的书法震住了,心生向往,立下决心:我也要练。于是,丢下钢笔,拿起毛笔,懵懵懂懂闯入书法的世界。
  一开始道路弯弯。想走捷径直奔小楷而去,字帖都买好了,过来者告诫:“一定要先学大字”。想图省事沾自来水在特制的布上写,被高手叫停:“这样练不出笔力,也无法保存纠错。”改用墨水毛边纸练习,惧怕悬腕时的颤抖,都是枕桌而写,又有高手指点:“一定要悬腕,这样以后写字回旋的余地大。”等到基本走上正轨,半个月过去了。
  我相信我与书法是有缘的。很多人告诉我,学书法,最难熬的是头三个月,的确,每天一小时的临帖里,有心意到笔意达不到的小小焦虑,有起笔、落笔时的不知所措,有十多天勤练看不见进步的气馁,但还有一样东西,让我忘却了所有,那就是源自内心的快乐逍遥,每当它悄然出现,便淹没了所有的沮丧与不快,让我真切地感受到,那一刻,自己多么幸福。常常有这样的冲动,对着字帖,念一句宝玉的台词:我—来—迟—了。
  不由想起吴晓波在写《激荡三十年》时的感悟:一个人要让自己快乐其实是一件不难的事,你只要给自己一个较长时间的目标,然后按部就班地去接近它,实现它,结果如何,在某种意义上可能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你会非常的单纯和满足。真是说到心坎里了,我没有成名成家的奢望,只是渴望一种心有所属的安静,每天提笔的时刻,那颗被种种现实击得东倒西歪的心渐渐收形、归位,时间停顿下来,岁月静好。
  也有受打击的时刻,练字满百日时,将保存的第50天的字和100天的字放在一起晒到朋友圈,结果有不少朋友分不清先后,看来进步太不明显了。我是嘿嘿笑着看完所有评论的,我的进步我知道,艺海行舟,进一寸便有一寸的欢喜。
  小说《摆渡人》里曾有这样一句话让我掩卷而思:“如果命运是一条孤独的河流,谁会是你灵魂的摆渡人?”现在我知道了,那可以是知心爱人,也可以是任何一门艺术。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