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页:首页>>协会会刊  

  协会会刊

2016年第4期

上海国际航运中心条例专题解读——航运服务业 /张 页

  一、抓住时机、明确定位,推动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
  1、上海国际航运中心条例的出台时机
  近年来,世界经济复苏缓慢,中国经济结构调整、转型升级发展,全球货运贸易发展增速明显下滑,航运市场运力持续过剩,运输市场进入L型底部徘徊,航运市场不景气的低迷情绪在全球航运圈中弥漫、扩散。与此同时,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等国家战略的实施,又为我国航运市场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和空间。2020年全面建成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发展目标进入倒计时,航运中心建设已经进入关键时期、决战时期,2016年8月1日起施行《上海市推进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条例》(以下简称“条例”),通过地方立法提供法制保障,以发挥立法的引领和推动作用,显得尤为非常迫切。
  2、上海国际航运中心条例的功能定位
  条例是一部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框架性立法,全面覆盖了航运中心的各个要素,是我国关于航运中心建设的第一部地方性法规。
  从法规的功能定位来看,正如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丁伟所说的“这是一部促进性法规,着重强调政府的引导扶持作用,鼓励各方面力量共同参与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
  3、上海国际航运中心条例的行文特点
  条例作为一部促进性、保障性法规,可以说是一份指导性文件、行动纲领。因此,条例的行文与普通的地方性法律法规有明显区别,在条款设计上没有“违规与处罚”的明确规定;在行文措施上强制性、约束性语言较少,相反全文出现了32处“推进”、28处“支持”和10处“鼓励”等促进航运中心发展的词汇。
  二、浓墨重彩、全面具体,推动航运服务业的发展
  条例共六章四十六条,具体包含总则(7条)、规划和基础设施建设(7条)、航运服务体系(16条)、航运科技创新(6条)和航运营商环境建设(9条)、附则(1条)等内容。可见,航运服务业的发展已经成为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重中之重,条例对航运服务体系的发展要求是浓墨重彩、高度关注,涉及内容全面、细致。具体包括了:国际海运发展、内河运输与船舶标准化、邮轮产业发展、现代港口服务、引航服务、船舶登记和检验服务、航空枢纽发展、航空物流转运、通用航空发展、空港服务、航运交易创新、航运指数开发、航运中介服务、航运金融服务、航运保险服务、航运企业和机构集聚,等等。
  针对航运服务业的发展需要,除了航运服务体系这一章,在总则与其他章节中还制定了很多条款,对促进上海国际航运中心航运服务业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如总则明确了:1、设立上海国际航运中心议事协调机构,负责协调推进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有关工作……。2、设立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发展资金……。鼓励境内外各种社会资本通过设立航运基金等方式参与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3、加强行业自律和行业诚信建设,……促进航运行业的公平竞争和有序发展。
  营商环境是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重要指标,据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2016年全球营商环境报告》显示,全球主要国际航运中心新加坡、伦敦、香港、上海,其所在国家(地区)总体的综合营商环境排名分别为:新加坡第1名,连续八年蝉联榜首;中国香港第5名;英国(伦敦)第6名;而中国(上海)排在第84名,差距不言而喻。条例的一大亮点是:专门设计了一章——第五章“航运营商环境建设”,其中,明确了清单管理制度、优化口岸服务、综合信息服务平台、航运人才集聚、航运法律服务、公共信用管理、安全监管和航运文化建设等,通过这一系列的措施,努力改善航运营商环境,提升上海国际航运中心的航运服务能力。
  三、再接再厉、责无旁贷,履行航运中心建设的重任
  上海航运交易所是经国务院批准、由交通运输部和上海市人民政府共同组建的我国唯一一家国家级航运交易所,是我国政府为了培育和发展中国航运市场,配合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所采取的重大举措。可见,上海航运交易所是这样一家特殊的单位——全部的存在意义和工作意义就在于为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服务,天然承担着履行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工作职责。因此,上海航运交易所作为唯一的一家机构被写入条例,是条例的一大亮点。有其合理性和必要性,更有其责任感和使命感。
  条例的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中,明确了航交所在创新航运交易、开展运价备案、开发航运指数及衍生品等方面的重要职责,既是对航交所的肯定与激励,更是对航交所的鞭策与期望。“十三五”期间,航交所将进一步拓展“维护航运市场公平、规范航运交易行为、沟通航运动态信息”三大基本功能,夯实航运交易中心、运价备案中心、航运指数发布中心、资信评估中心和航运信息中心等五大中心建设;创新航运综合交易服务平台,加快实现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
  1、创新发展航运交易中心
  航运指数衍生品交易是国际航运市场规避航运运价波动风险的重要手段。为提高我国航贸企业的国际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2011年,上海航交所控股成立了上海航运运价交易有限公司,搭建了国际上首个航运运价指数衍生品场内集中交易平台,实现世界海运集装箱运价集中电子交易平台“零”的突破;并在集装箱、沿海散货和进口干散货领域首创运力交割,开启航运运价衍生品发展的新篇章。
  根据条例第二十五条的要求,今后将进一步创新发展船舶和航空器交易、运价交易和运力交易等航运交易业务,为航运市场提供更为全面的交易服务功能。
  2、深化全国运价备案中心
  运价备案制度是规范运输市场秩序,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的重要举措。航交所实现了国际集装箱班轮备案、无船承运人备案、台湾航线运价备案和国内集装箱运输备案等在内的运价记录上亿条,对航运市场事中事后监管发挥了积极作用。美国联邦海事委员会,将上海航交所与之共称为世界海运行政监管的两大风向标。
  根据条例第二十五条的要求,航交所今后将继续按照国家要求,运用大网络、大数据技术,提供运价备案的便利化、精细化服务,实现航运市场的量化动态监管。
  3、提升航运指数发布中心
  条例第二十六条,提出要提升上海航运指数的国际影响力;第三十条,鼓励上海航运组织积极参与国际航运规则制定,提高上海国际航运中心的国际影响力。
  目前,航交所对外发布的航运指数系列覆盖了集装箱、干散货和原油三大内外贸运输市场、船舶买卖市场和“一带一路”航运贸易市场,发布了13类不同频率的航运指数。在国内外的航运领域奏响了“上海”声音。上海航运指数已经成为反映市场行情的“晴雨表”,并被政府采信,进入国家统计局大数据平台;以运价指数为结算标准的指数挂钩协议、指数衍生品交易更是创新了海运业定价、交易模式。
  在上海国际航运中心条例中,明确了航运、航空两大领域的航运中心建设。2015年以来,航交所正组织开展了上海航空货运指数的研发工作,拟实现航运向航空的跨领域发展,进一步确立上海航交所在国际航运中心相关领域指数编制中的权威地位,推动上海成为国际航运定价中心之一。
  4、做实航运资信评估中心
  航运业的成熟离不开高度发达的诚信体系。条例第七条提出了,加强行业自律和行业诚信建设;第四十三条提出了,“……关于公共信用信息,提出对信用良好的企业和个人实施便利措施,对信用不良的企业和个人实施约束和惩戒”
  上海航交所自2002年启动航运及其辅助业资质信誉评估工作以来,已形成一套完备的评估体系,评估对象覆盖了国际班轮运输企业、国际船舶代理企业、无船承运企业和货运代理企业,为构建航运业的诚信环境发挥了积极作用。
  5、做强航运信息中心
  信息是企业发展的重要源泉。条例第三十九条,提出要建立上海国际航运信息综合平台,为企业和个人查询有关信息提供便利。第四十条,提出要支持航运智库发展,为国际航运中心建设提供智力支持。
  2010年,上海国际航运信息中心在上海航运交易所挂牌成立,交通运输部李盛霖部长和上海市韩正市长共同为信息中心揭牌。航运信息中心在航运信息的有效聚集、权威发布、辅助决策和增值服务方面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通过微信、网站、APP等各类现代服务手段,做到门类齐全、内容丰富、信息权威,扎实推进上海国际航运信息中心的建设。紧扣时代脉搏、跟踪市场热点,承接了70多项重点课题,积极发挥航运智库的功能。
  6、搭建中国航运综合交易平台
  “互联网+航运”模式为航运行业的改革创新提供了新思路。国内外各类航运电商平台如雨后春笋,但尚无对航运领域产生重大变革的综合交易平台。
  条例在第四章航运科技创新建设中,包括第三十二、三十三条,明确了对航运电商、航运信息平台及大数据服务的支持。为此,航交所拟以发展航运综合交易平台为己任,利用自身的独特资源优势,联合业界力量打造一个由多家船东、货代、港口等产业链上下游各方共同参与的航运综合交易平台。探索在“互联网+航运”模式下搭建优化整个物流系统并服务于整个航运产业链的综合服务体系,实现具有全球航运资源配置能力的健康稳定的航运生态圈。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