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页:首页>>协会会刊  

  协会会刊

2016年第4期

“五朵金花”美丽绽放——记青浦巴士五位优秀乘务员 /王赤风

  无论是老年夫妻,还是年轻白领;无论是盲人乘客,还是打工小伙……,“只要乘上青浦巴士公交车,我们都会给乘客留下享受服务的感觉”。这是记者日前在青浦巴士采访时留下的深刻印象。
  而给乘客留下感觉的,正是近年来青浦巴士涌现出来的一批80后、90后年轻乘务员,其突出的代表就是上海公交行业服务明星顾颖,青浦区“最美司乘人员”杜金英、吴波、庄凤和姚蕾
青纪线乘务员顾颖
  在青浦,外地来沪人员占60%以上,对于人生地不熟,带着浓重乡音问路的来沪打工者,顾颖总是有问必答,耐心介答,直到帮助他们顺利到达目的地。一次,一位拎着大包小包的来沪打工者,从重固上车到华新路去。他的浓重乡音,顾颖和乘客都听不懂。顾颖让他写在纸上,结果横七竖八的字体也看不出路名。顾颖灵机一动,叫他在手机上打拼音,总算知道了他要去的地方。
  从重固到华新镇有9个站,路上要28分钟。顾颖见他上车后,一直站在车门口张望,特意安排他坐在自己身后的座位。“您放心坐好,到了我会叫你的”。离华新路还有一站路,顾颖再次提醒他做好准备,用手机与前来接他的人取得了联系。“今天要不是碰到您,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下车后,他一个劲表示感谢!
虹桥6路乘务员杜金英
  “小妹妹,您真好!”。这是一对年近九旬老夫妻对虹桥6路乘务员杜金英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
  自3年前家住青浦城区的这对老夫妻,每天上午10时在青安路站上车到佳乐园玩麻将,下午4时半坐车返回以来,都是杜金英忙上忙下照顾,才得以平平安安。每次车辆到站、离站,杜金英都会上下车帮这对老夫妻一把,安排好靠近车门旁的座位,才去忙其他话。今年年初,老太腿脚不听使唤,上下车更困难。杜金英发现后,倾注了更多心血。上车时,抱着老太腰身,让她把腿慢慢抬起来,一点点往上挪。下车时,携扶着她一步步往下走,就像自己的女儿一样。赢得了乘客的一致称赞。
  “一摸到这胖呼呼的手,我就知道是她”,对于在浦东外资银行工作,双目失明的沈晨娴来说,杜金英给她的感觉太好了。家住青浦盈港花园的沈小姐是虹桥6路的老乘客。每天早晨7点零5分从胜利路上车到虹桥机场T2航站楼,再换乘轨交2号线去浦东陆家嘴上班。沈小姐上班正值早高峰,动员乘客让座成了杜金英的必修课。在杜金英的努力和乘客的配合下,沈小姐都能在中门靠窗的座位上无忧无虑地去上班。车到终点站后,杜金英仍坚持做好下道“工序”,将沈小姐安全地交到虹桥机场T2航站楼志愿者手中,才放心地离去。
青纪线乘务员吴波
  “有您在,我们就放心了”。这位让乘客放心的乘务员,就是青纪线的吴波。青纪线经过青浦区中山医院,乘客中病人占多数,吴波尽已所能,为他们看病提供方便。一次,一位抱小孩的外地乘客,从华新镇上车到中山医院看病,不知道从哪站下车。吴波告诉她,在公园路华浦路下车,往前走几十米看到大门上方中山医院几个字就到了。听吴波一点拨,乘客说,“这下可以放心了”。又有一次,一位老人送孙子去幼儿园,下车时将一只包遗忘在车上,吴波发现后,赶紧告知驾驶员停车等候,此时老人刚好赶到,仅仅开出不到一站路,包就回到了老人手中。
朱徐线乘务员庄凤
  “每天发车前,我和驾驶员会一起检查车辆安全状况,确保乘客出行安全”。庄凤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每天凌晨4时,庄凤都提前15分钟到朱家角停车场,和驾驶员进行车辆例行保养。确保4时15分头班车不带病上路,已成了她的一种职业习惯。从驾驶室、方向灯、刹车灯、轮胎、电瓶……凡与车辆行驶安全有关的,不漏过一个细节。一次,因电瓶毛病,造成车子无法启动。为不影响乘客上班,庄凤与驾驶员一起做好乘客介释工作,同时在调度配合下,让第二辆车及时顶上。
  朱徐线途经青浦城区,针对车厢里低头族打手机、塞耳塞,容易发生安全隐患的情况,庄凤会主动关照他们拉好扶手,注意到站预报。该线路高峰间隔10分钟,低谷间隔20分钟,一旦坐过站,将对乘客出行带来不便。庄凤采取“双保险”提醒,车辆快到站提前预报,车辆到站后再提醒一次,乘客坐过站的情况比以往明显减少。
  庄凤的服务赢得了乘客的信任。一对在浦东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工作的年轻白领,每天晚上7时20分在徐泾终点站等她那辆车,有时刚好没赶上,又要等 10分钟。但他俩却说,“乘你们这辆车,服务好,又安全,情愿等一辆也值得。”
青小线乘务员姚蕾
  在姚蕾看来,一名公交乘务员,不仅要服务好,更要给乘客送去春天般的温暖。
  一次早高峰,从练塘站上来一位70多岁的老人去青浦医院看病,姚蕾动员车厢后座上的两个年轻人让座。“这位老人要去医院看病,请哪位乘客让一下座位”。姚蕾微笑着向他俩打招呼。其中一位要到终点站才下车的年轻人让了出来。姚蕾连声说:“谢谢!谢谢!”随后,姚蕾又不忘帮这位年轻人也落实一下座位。当前车厢有一位乘客下车时,尽管旁边也有乘客站着,但没有一人争抢。乘客都说,他主动把座位让给老人,我们让给他坐也是应该的。
  又有一次,一个拉着行李箱,拎着蛇皮袋的打工小伙准备从小蒸坐公交车到朱家角,乘长途汽车回江苏老家。当时离长途车发车还不到50分钟,正常情况下公交车25分钟可到,一旦路堵甚至1个小时也到不了。接连好几辆车没挤上,小伙有点急了。当姚蕾这辆车靠站时,小伙用期盼的眼光看着她说,“无论如何,请帮我挤上这趟车”。见此情景,姚蕾反复动员大家朝里挤一挤,再挤一挤,总算让小伙子好不容易有了立足之地。
  从小蒸到朱家角,路上要停靠十几个站点,稍有延误,恐怕又要泡汤,一路上,姚蕾一站一站地提前招呼,让下车乘客做好准备,当离发车还有10多分钟赶到朱家角时,小伙紧蹦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