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页:首页>>协会会刊  

  协会会刊

2016年第4期

烈日下的铁路人 /王赤风

  38℃、39℃、40℃……申城在“发烧”。连日高温,让入伏不久的上海进入了“烧烤”模式,整座城市热的发烫。然而,在机车里、在铁轨旁、在万里铁道线上,有这样一群人,为了大动脉安全通畅,他们选择了与“烙铁”一般的车辆、铁轨相伴,身上的衣服湿了干、干了又湿,泛起了层层“盐花”,却毅然坚守在炎炎烈日下。日前,记者与他们一起经受了一把高温酷暑的“烤”验。 
拉风制动员老万
  “小心,车体很烫,不要碰到。”走在前面的老万,一边忙着手中的活,一边提醒着记者。
  老万,大名万锡东,是铁路南翔站下行车间年纪最大的拉风制动员,在这个岗位上已干了二十多年,长时间的风吹日晒晒出了一身黝黑的皮肤。
  “拉风作业是货物列车进行解编重组的头道工序。”老万说,自己干的就是要把车辆制动缸内的余风排尽,让车辆保持在缓解状态,便于车辆移动进行重新编组作业。
  下午14时,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间,也是编组场里最繁忙的时候,十多根铁路线上摆满了整列的货车。此时,两条铁路线中间就像一个蒸笼,天上骄阳似火,两边车体挡得密不透风,中间热浪灼人。记者携带的温度计显示的气温已高达55℃,而铁制的车体和钢轨面温度更是超过了65℃。
  身穿黄色长袖服、长裤的老万对这样的高温天气却似乎已习以为常了。拉住风缸铁杆、弯腰检查风缸排风、确认闸瓦和车轮分离后,再随手检起一块小石子卡住铁杆把手,让余风缓缓排尽。每辆车,老万不停地重复着这几个动作。
  “别看我们的活不难,做好也不容易。”老万告诉记者,拉风作业虽说不是技术活,但安全要求不低,需要仔细认真,要保证每辆车完全处在缓解状态。如果制动缸里的余风排不尽,轻则影响后续调车作业,严重时还会造成翻车等事故。
  所以,每次从车头至车尾完成拉风作业后,老万还要回头复检一遍,把小石子拿下来,并再次确认每辆车的制动闸瓦与车轮处在分离状态。一趟50辆的货物列车,一个回合下来,老万大约要走1.6公里,需要30多分钟时间。虽然只有半个多小时,但记者像刚从水里捞上来的一样,衣服、裤子从里到外已全部被汗水湿透。
  老万上的是铁路大四班,一个班12小时,一般要干15趟这样的活。高温天,老万一天要喝掉十多斤水。
每天洗8次桑拿
  赵晖推开机车动力室的门,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尽管记者事前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如此高的温度还是出乎意料。正在记者犹豫时,赵晖一头钻进了机车动力室。
  狭长的过道如同一个烤炉,一边是被高温炙烤过的机车车壳,另一边则是刚刚停轮、仍在滋滋冒着热气的发动机。密闭的动力室里气温超过了70℃,夹杂着机油味的热浪几乎让人窒息。一会功夫,记者全身的毛孔都被打开了,汗水直冒。
  “每台机车大约有上千个电线接口,每次完成运输任务后都要重点检查。”赵晖边查边说,机车电器异常复杂,部件多、排线密、蛛网密布般的分布在机车各个角落。在高温环境里,线路接口松动容易引发火灾事故。因此,每次都要逐一排查,确保接口紧密完好。
  循着一条条电路线,赵晖一会弯腰、打开视频电筒,查看线头的接口状况,一会又踮起脚,仔细察看线盒的螺母。赵晖查得很仔细、很投入。尽管豆大的汗珠挂满了脸颊,汗水早已湿透了工作服,全神贯注的赵晖却沉浸其中、浑然不觉。
  闷热如烤箱一般的狭长过道,虽说只有短短的十多米长,赵晖检查的时间也就30多分钟,但是记者却有一种度日如年、近乎窒息的感觉,曾经几次想中途退出。
  “这样的工作环境, 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活总得有人干,干了也就习惯了,就当每天多洗几次桑拿。”面对记者的提问,赵晖笑呵呵的回答。
  自从进入上海机务段整备车间,十二年来,赵晖就是凭着一句“活总得有人干”,一直坚守在机车电器设备检修岗位上,虽说没有干出什么大事,却也兢兢业业,没有出过什么大错。
  目前正值暑期高峰,全段机车检修任务很重。赵晖所在的整备车间每周要完成小、辅修机车15余台,入库机车检查200余台。每天赵晖平均要检查8台机车。
  “来,趁现在空着多喝几口水。”随着又一台机车的缓缓驶入,赵晖猛灌了几口水,起身投入了又一次检修中。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