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页:首页>>协会会刊  

  协会会刊

2016年第3期

记忆中的“母婴车” □吕高生

  “母婴车”这个出现在20世纪80年代初的事物,30多年来,在人们的记忆中逐渐谈去,如今在学校比较集中的6路公交线路上仍有“学生班车”的足迹,传播着精神文明新风,为学生提供优质服务。
  70年代末起,大批上山下乡知青返城,八十年代初期,形成了一个生育高峰,当时孩子的入托难,工矿企事业单位纷纷开办托儿所,然而由于当时资金匮乏,城市公共交通历史欠账多,公交车厢拥挤不堪,许多怀抱婴儿的母亲只能挤车上班,叫苦连天。当年71路团支部书记宋毅回忆说:“当时71路是上海东西走向的主要公交线,从外滩到天山支路,客流量大,团支部就发动团员青年利用业余时间开加班车,让怀抱婴儿的乘客上车,以缓解乘车难,我当时是半脱产,又有驾照,就义不容辞地担任‘母婴车’的驾驶员。1983年6月1日公司决定正式开通‘母婴车’,从此,申城街头出现了怀抱婴儿专车‘母婴车’,记得第一天还是四汽公司经理黄福祥亲自担任售票员”。
  在71路“母婴车”上担任多年售票员的盛品芳回忆说:“当时在外滩终点站怀抱婴儿可照顾提前上车,中途怀抱婴儿的乘客根本挤不上车,‘母婴车’开通后,第一站就在浙江中路上客,到大世界站已人患为满,后面上来的只能站着,我的售票台也常常成为儿童专座,冬天天气冷,我带上布座垫,放在冰冷的铁皮售票台上,让孩子坐得舒服些”。
  1986年增辟“母婴车”被列为市政府15件实事之一,各公司纷纷开辟母婴车,最多时日均近200只班次,并形成了“母婴车”专线网络。“母婴车”的开辟为上下班挤车而发愁的抱婴儿的年轻妇女带来了福音。如今,昔日乘坐“母婴车”长大的婴儿已都已踏上了工作岗位。一位已结婚生子的王女士至今对自己儿时乘坐“母婴车”的情景仍记忆忧新。
  一位公交老法师告诉记者:“90年代初,上海市政建设步伐加快,大批市民动迁到边缘新村小区,而大量中、小学生仍在原地学校读书学习,每天早上背着沉重的书包上学挤上拥挤的公交车,时常因车辆拥挤而下不了车,耽误了上课的时间。而“母婴车”因怀抱婴儿的乘客逐步减少,为改善学生的乘车条件,逐步演变成母婴――中小学生班车。”49路每天发3个班次,给沿途上学的中小学生和老弱病残孕等提供舒适的乘车条件和优质的服务。当时的巴士一电公司在所属18条线路的终点站实行早上6时45分至7时45分和下午4时至5时的晚高峰时段,红、绿领巾优先上车的便民措施,隧道五线浦东终点站有一些原来每天送孩子过江上学的家长高兴地说,这一措施的实施,使家长们减轻了家长的负担,免除了家长的担忧。
  1998年9月1日,当时的大众三汽公司向社会公开承诺在45、62、63、69、112、117、224、706、708、717路等线路上开通了母婴――中小学生班车,从驾驶员中挑选出精兵强将,由党员、星级人员担任学生班车的驾驶员,为学生提供安全、准点、方便、快捷、舒适的服务,给广大学生带来了福音。
  90年代后期,高峰时段怀抱婴儿的乘客越来越少,“母婴――中小学生班车”的职能发生了变化,逐步变成“学生班车”,各公司根据线路的特点,设置了“学生班车”。45路途经向群中学、市西中学、位育中学、南洋中学、逸夫职校及复兴小学,每天发4个班次。519路车队在运营中发现不少学生到519路途经的天山中学、姚连生中学、玉屏二中等学校,也相继开通了学生班车。6路针对沿线中小学校多的特点,自2010年9月1日起,每天清晨在两个终点站都会准时开出一辆学生班车,车上还专门备有挂书包的方便钩和备用雨伞,车厢里还挂有宣传展板,提醒学生走人行横道线,不在车前、车后急穿,文明过路;提醒学生上车站稳、坐好、扶手拉好,为学生提供温馨舒适的乘车环境,在乘客中传为美谈。
  随着轨道交通的发展和新村小区配套的完善以及政府倡导学生就近上学,公交车厢内挤拥程度得到缓解,各条公交线路上的学生班车相继退出。从“母婴车”、“母婴――中小学生班车”到“学生班车”的演变,见证了上海城市公共交通的发展,“学生班车”以其特有运营模式,传播社会正能量,成为城市流动的窗口。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