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页:首页>>协会会刊  

  协会会刊

2016年第6期

在新生态里寻找机遇□中远海运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许立荣

航运“生态”已改变
  当前航运市场的变化已经不是局部的、表面的、阶段的,而是系统的、深度的、持久的。换句话说,就是航运产业的“生态”变了。生态理论的显著特征有三个:动态平衡、自我调节、获取能量,这几个特征在当前的航运产业中都有生动的体现。
  生态变化一:航运产业的“动态平衡”被彻底打破了。
  由于对航运产业供需状况认识的弱化,2011至2015年,年均投资造船金额超过1000亿美元,持续的运力快速扩张,导致供需严重失衡,截止到2015年,全球干散货运力过剩率达30%以上,集装箱运力过剩达25%,油轮运力过剩达20%。今年初BDI和CCFI双双跌至历史新低(BDI 290点、CCFI 632点)。受持续低迷的影响,航运公司业绩恶化、资产缩水、负债增加、有的公司宣布破产,产业平衡被彻底打破了。
  生态变化二:航运产业的“能量获取”受到挑战了。
  航运业的健康运行,要从全球经济的发展中获取“能量”。但现在这种获取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随着全球经济明显减速,年均增速由4.8%降为3.5%,再加上外商投资占比降低、工业增加值下滑、贸易保护主义、全球化受阻等多种不利因素相互叠加,导致全球“贸易增速”严重放缓,并首次出现了低于“经济增速”现象。这也表明,由于全球经济紧缩导致了航运产业生态发生了变化。
  生态变化三:航运产业的“自我调节”能力弱化了。
  企业虽然采取了大量的应对举措,但从2008年以来经过8年时间的努力,依然不能改变行业低迷的现实。总体上看,航运产业的“自我调节”能力也出现了问题:经营上严重的同质化、航运资源碎片化、行业自律在弱化等等。运价和服务是相辅相成的,单边追求不合理运价对船货双方都是一种伤害。中远海运集团做为目前业内最大的综合类航运公司,我们不会以规模来伤害市场,一定会对行业负责、对客户负责,严格自律、与大家一道来维护良性的产业生态。
告别短期行为 四条路径长远布局
  共建国际航运新生态,就是要重新设计航运与相关产业的发展路径。关于航运企业未来的可能路径,我认为有以下四个:
  路径一:“共享经济”将引领航运经营模式的创新。
  对航运业而言,共享经济早已得到了应用,从班轮联盟的共享船舶、共享集装箱、共享舱位,到油轮、干散货船市场的联营体,都与共享经济的理念不谋而合。共享经济需要资源整合、共享平台、参与方获得合理回报,同时还具有降低成本、建立连接、以及可持续等特点,这些都将有助于重建航运产业的“动态平衡”。
  因此,未来共享经济的经营模式应在航运领域更为广泛深入的应用,航运与相关企业将告别在市场低谷时才抱团取暖的短期行为,共享优势、高质、关联的业务与服务,这样,共享参与方不仅能实现互助互利,还可以将资源集中投入到真正创造价值,实现差异化的环节和领域中来,实现客户服务的创新与突破。
  路径二:“产业链整合”将主导航运服务水平的突破。
  以往,成本竞争的模式侧重产业链上下游的单个环节,以产业细分与流程分解,实现各个环节的优化。这种模式不利于降低产业链的复杂度,降本与优化的努力也往往顾此失彼,最终客户则难以获得定制化的服务。未来,企业间的竞争将取决于所处产业链的健康水平和价值创造能力。因此,市场主体将会把重点从单一业务、单一产业上升至整个产业链条上来,搭建上中下游一体化的平台。对于航运而言,产业链的整合就是对水运、码头、仓储、物流、内陆运输等节点的一体化,实现货流、信息流、资金流的顺畅流转。如果能为客户提供更多的“全程解决”服务,将大大提升航运产业的“自我调节”能力。
  路径三:“跨界融合”将构筑航运企业新的竞争优势。
  航运的跨界融合,拥有远超“互联网+航运”的业务基础和发展空间。未来,航运与相关产业跨界融合的深度和广度将继续深化,通过航运与贸易、与制造、与金融、与保险、与信息技术等领域的横向整合,将形成新的利益共同体、新的市场机遇。从服务功能来看,可以为客户提供更为多元的产品;从参与方利益来看,合理分配利润与风险,形成共生共赢的可持续发展业态;而对客户而言,跨界融合可以将各方优势都集成到客户需求上来,形成“一站式”解决方案。在全球经济减速的大环境下,产业跨界融合也许是航运生态“获取能量”的新模式、新源泉。
  路径四:“技术突破”将助推航运产业转型升级。
  节能减排、船舶信息化、绿色航行等技术,已经令航运业大幅降低了“碳足迹”,顺应了环保潮流。未来,人工智能与大数据技术的结合,将在智能船舶、无人驾驶、供应链优化、船货精准匹配、市场预测、价格制定、风险管理等领域,发挥愈加显著的作用,并进一步促进市场的公开、透明。我相信,技术突破将助推行业转型升级,带动行业规则进化,进而成为推动国际航运新生态建设的最有力杠杆。
  编者按
  产能过剩与全球经济增长乏力,把航运业拖入了自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最为严峻的产业寒冬。韩进海运濒临破产、浙江远洋破产,今年以来,不断有事件出现,打击航运业原本脆弱的神经,在这种情况下,信心无疑比黄金还重要。
  是随波逐流还是奋起逆袭?勇者无疑选择后者。航运企业如何变革才能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赢得更为长远的发展,又该如何把握逆境中孕育的机会?请看中远海运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许立荣的观点。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