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页:首页>>协会会刊  

  协会会刊

2016年第6期

择适而立择时而为———访上港集团党委副书记、总裁严俊□冯伟

  十年前的10月26日,上海国际港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上港集团)吸收合并旗下上市公司——上港集箱的全部股份,在国内港航物流业中第一个实现整体上市。改革给企业带来了全新的市场基因和精神气质,上海港迎来了十年蜕变发展的全新之路。
  2015年,上海港完成集装箱吞吐量3654万标箱,连续6年稳居世界集装箱第一大港。全世界规模最大、现代化程度最高的上海洋山深水港四期自动化码头正在如火如荼建设。
  上市十年,征程十年,人们感叹,老码头变活了,员工的心也更齐了。漫漫改革十年路,这背后有怎样的思考和战略布局?在与东方明珠隔江相望的国际港务大厦顶层会议室里,上港集团党委副书记、总裁严俊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勇变革
整体上市迎来裂变式发展
  将公司整体打包上市,这种彻底的改革,即使在今天也具有相当大的挑战。然而上海港为何在十年前就这么做?
  “出于证券市场的需要,更是为了集团长远的发展。”严俊回答。
  2006年正是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5年过渡期的最后一年。国内生产总值年增10%,对外贸易年增超20%。外部经济环境利好滚滚而来。当时的上海港货量连续多年快速增长,洋山深水港一期投产,二期在建,但通过能力仍显不足,已经形成明显瓶颈。
  同时,为了杜绝关联交易,塑造更加积极的市场形象,吸引资本投入港口发展,并形成更符合市场行为的强有力的规范决策,因此,在政企分离和股份制改革仅一年后,上海港毅然提出整体上市。
  整体上市后,上海港形成了完善的现代企业治理架构,进一步明晰了公司决策事权、决策主体和决策程序,把权力关进了“制度的笼子”。“这就像建房子时打下的地基,成为集团日后一系列发展的坚实基础。”严俊说。
  整体上市也让上海港充分享受到行业增长带来的业绩贡献。“表现最为突出的是解决了资金的问题。”严俊介绍,十年来,上港集团投资在上海港码头作业能力上的总金额已达数百亿元,外高桥五期、六期,洋山港一、二、三期以及罗泾二期等码头相继竣工,上海港新增码头泊位60个,新增集装箱岸线7908米,码头集装箱装卸能力翻了一番,相当于新建了一个上海港。如果仅靠财政拨款和银行借贷,这些想都不敢想。
  整体上市更让上海港的规模实现翻番。2006年,上港集团总资产为508亿元,目前已超过千亿元;2006年公司净资产为240亿元,目前已近600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从2006年的29.7亿元,上升到的2015年的65.6亿元,增长121%。集团员工的平均收入稳步增长,与2006年相比,增长一倍多。
再出发
转型打造新增长点
  如果说十年前,上港人审时度势,勇于第一个吃螃蟹且尝到了鲜美。十年后,面对随着港口体量的跃升,传统发展模式潜能趋于消退,企业发展的路径选择又走到了节点,怀揣“木秀于林”骄傲的他们,也面临“为山九仞”的压力。未来十年,上港集团绕不开、也躲不过一场转型的突围。
  怎么转?严俊坦言,现在行业面临变革关键期,传统的合作模式正在改变,信息技术水平相较十年前突飞猛进,港口竞争从对岸线、设备的热衷转为对网络布局的趋之若鹜,不仅比效率、价格,更要拼产品和服务,谁能创造出覆盖更有效的供应链服务模式,谁将是未来十年发展的赢家。正因为此,上港集团积极推进港口业务向以码头为支点的物流链两端延伸,打造与港口主业相关的港口金融、地产、融资租赁。
  延伸长江战略,实现上、中、下游货物量15∶25∶60
  在严俊看来,长江战略是上海港发展的基础性战略,也是最重要的战略之一。“这是一个双赢战略,既有利于区域经济发展,也有利于上海港自身。通过长江战略,扩大上海港辐射范围,服务长江流域经济发展。与此同时,吸引区域内的货物到上海港来进行中转。”严俊说道。
  为此,上港集团投资了宜宾、重庆、长沙、城陵矶、武汉、九江、芜湖、南京、江阴和太仓等港口的码头和物流资产,累计投资超过30亿元,长江流域各港口之间形成了既竞争又合作的新格局。上港集团还成立了配套的支线船队,依托港口的点和长江航运的线,沿长江300公里的范围拓展纵深腹地,加快建设具有辐射功能的物流网络。
  此外,上海港也在着手开发沿江合作新信息平台,以期打破以往长江沿岸港口的信息不共享的闭塞局面,通过输入箱号,动态追踪箱子状态,实现对集装箱的实时、一键查询。据悉,目前该平台已可查询上港入股的武汉港、南京港的货物状态。严俊表示:“希望通过一系列改革创新,将长江沿线上、中、下游货物量的比例从现在的10∶15∶75转变为15∶25∶60,进一步增大中上游货物的占比。”
  打造与港口主业相关的港口金融、地产、融资租赁
  今年9月,上港集团参与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IPO,首次以上市银行大股东的身份在业内亮相。
  在严俊看来,上港集团对金融资产投资,不仅是去充当一个财务投资人,“我们更希望在邮储银行的发展中有一定的控制力和影响力。”邮储银行有覆盖面广的优势,今后邮储银行跟上港集团的物流业务之间有合作的可能,上港集团更希望在产融结合方面寻找到新的空间。而上港集团在港口物流领域所拥有的资源优势,包括企业的品牌效应,也能为投资项目提供帮助和扶持。
  除此之外,上港集团还尝试利用港区生产能力调整进行地产开发,与宝山区合作“上海长滩”项目。该项目预计明年入市销售。他们在北外滩、军工路投资的商业地产项目也相继进入了建设和销售期,这些都将为公司带来不菲的经营利润。不过,对于地产板块,上港集团思路明确。“我们只是利用自身原有的港区资源从事房产开发,不会大规模介入房地产市场。”严俊告诉记者,“每家企业都有自己的禀赋和优势,我们只想做自己有能力做、有把握做的事情。”
信息智能化撬动港口未来发展
  严俊坦言,与十年前相比,信息、技术水平得到突飞猛进的发展。以长三角区域为例,通过建设智慧港口,采用加强信息交流和优化资源配置的举措,国际贸易的港航物流成本约能降低3.6%。同时,借助自动化流程、管理创新及信息化等,未来港口每年可减少数万吨硫氧化合物、氮氧化物排放。上港集团正在瞄准“智慧港口”建设目标,构建更高效的生态圈。
  目前,令人瞩目的上海洋山深水港四期自动化码头正在建设当中。建成后,这将是全世界最大、自动化程度最高的港区,将有效缓解洋山一至三期港区的压力,同时,四期有两个泊位装有小桥吊,可以有效开展驳船作业,解决前三期港区大桥吊遇到驳船“大炮打蚊子”的问题。
  上海港还在打造“E卡纵横”平台,通过对往来上海港的集卡车进行注册,利用信息化手段,推进集卡港区预约作业。目前,上海港码头集卡作业的“常客”约有2.7万辆,而来过上海港作业的集卡约有5.8万辆。“上港将汇总这些集卡的运行信息,利用大数据分析手段,最终开发车货匹配交易撮合及相关金融业务。”严俊说道。
  一系列举措正推动上港集团的发展蒸蒸日上,但这还不能完全满足他们的“胃口”。严俊介绍,伴随一系列举措,他们正在等待相关政策的进一步明确,持续推动员工持股,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优化股权结构。待时机成熟,一个以上海国资控股为前提,引入战略投资者,打造国际物流网络,形成跨国经营格局和网络的更宏伟的计划将喷薄而出。
《上海交通运输》2016·6/总第142期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