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页:首页>>协会会刊  

  协会会刊

2016年第6期

三十二载蓝天情———记上航第一代空姐陈明旗□尚宣

再见,不再见
  这天,陈明旗像往常一样从家里出发,到达公司,做好飞行准备后,开始当天的飞行:迎接旅客登机、确认行李、检查安全、关闭舱门、擦拭卫生间……一切如常。
  飞机落地后,上航的同事特别用心地为陈明旗举行了欢送会,也提前给她过生日。大家为她订制了生日蛋糕,这个特别的祝福承载了她32年一路走来的回忆。
  欢送会温馨简单,伴随着歌曲《同桌的你》的动人旋律,大家一起回顾陈明旗在上航32年的点滴记忆,徒弟们都舍不得她离开。陈明旗安慰她们说:“别哭、别哭,我虽然不在公司了,可是还会经常回来看你们啊!”她说着,声音也已哽咽。
  不用参加高考的幸运儿
  “你喜欢蓝天吗?”这是陈明旗当年面试空乘职业的时候考官提的问题。这句话对于当年18岁少女的吸引力,可能远大于教科书里任何知识。一张写着“你已被中国民航录取,不用参加明日高考”的纸条决定了陈明旗此后32年的命运。
  回想当天的情景,陈明旗至今还能记起所有细节。
  1985年,高考前一天,陈明旗从学校自修回家,还没进家门就被邻居叫住,递给她一张小纸条。“你怎么还没高考就被录取了?”听到消息的邻居抱着好奇心纷纷来到她家,特别是那些第二天要奋战高考的同学的家长,都想问一问,到底是什么样幸运的光环落在她的头上。
  纸条上写的录取单位是“中国民航”,实际上正是1985年12月30日正式揭牌成立的上海航空公司。早在年初,招募空乘工作已经在全上海数十万高三学生中进行。从学校推荐到初试体检筛选,几轮笔试、面试,选拔几乎是千里挑一,高考前拿到这张录取纸条的只有24位,陈明旗有幸成为其中之一。
  18岁的陈明旗并不知道这份工作意味着什么。在她看来,面试官口中的“蓝天”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带着这份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和对蓝天的期待,她自此开启了空乘生涯。
  也许当时的陈明旗没有想到,之后的32年,她都将与蓝天为伴。
从波音707到757,她和上航一起成长
  陈明旗刚刚开始工作的上世纪80年代,乘飞机绝对是件大事,不仅机票费用几乎要占了人们大半月的工资,旅客购票还需要有厅局级以上单位证明和厅局长签名盖章。
  为了准备1985年年末的首航,陈明旗与她的小伙伴们不仅接受了近半年时间的体能训练和专业培训,上航还请来了美国波音公司及新加坡航空公司的专业人员对她们进行特别训练。
  “在那个年代,由于机票的价格昂贵,飞机客舱服务也是按照五星级来配备。”陈明旗说。
  “旅客一上飞机,空乘就开始发热毛巾,之后拿着托盘分发饮料(当时饮料有咖啡、可乐、雪碧、雪菲力),再给每人分发一个装有点心的马夹袋,袋中通常放了牛油曲奇、巧克力,还有肉枣这类‘实在’的点心”。
  “把事先叠成扇形的《人民日报》、《解放日报》和《文汇报》分发给乘客。添一遍饮料、收垃圾后,再给每位旅客分发纪念品,有的是上海航空的纪念徽章,有的是旅行袋。从上海到北京或是广州,一个半小时的飞行时间要做完这一系列服务,空乘几乎是从飞机起飞忙到下降。”
  如今,人们乘飞机已变得很寻常。但对于陈明旗来说,32年如一日,无论面对的是谁,无论服务流程如何改变,每一次飞行都是完成一次神圣的使命。
  从1985年首航,到2009年加入东航,伴随着民航业发生的巨大变化,陈明旗面对的不仅是身体的压力,英文水平和专业技术要求也在不断提高,也许是真的舍不得这片蓝天,再多的困难,她都一一克服。
  这么多年来,陈明旗从未停止过学习,不管是高级乘务员考试,还是学习用APP“掌上东航”为飞行做准备,她都做到了得心应手。
  “说来也挺搞笑的,我作为一个90后空姐,很多飞机上的新技术都是我妈教我的,”同为空乘的女儿说。
我的航班上不能有投诉
  从第一天飞行,陈明旗就给自己立下了这个规定。
  对待旅客,陈明旗有着少见的耐心,大多数时候都亲力亲为。有一次,她在飞机上遇到一个突发抑郁症的乘客在客舱中引起骚动。为了不让这位旅客情绪波动影响到其他乘客,作为乘务长,她安抚这位旅客,陪他聊天,飞行整整8个小时,她都不让别的乘务员替换,一直陪伴在这位旅客身边。最终,飞机安全降落在浦东机场,这位旅客很快被送往医院。
  对于新乘务员,陈明旗将她们当成儿女看待,引导她们熟悉飞机上的工作。就在前不久的航班上,一位年轻空乘在给旅客端热茶时,飞机不巧遇上气流,突然颠簸起来,一整杯热水翻在自己身上。陈明旗立即派另一位空乘去安抚受惊旅客的情绪、送上毛巾,更换新的茶水。她把烫伤的空乘带进后舱服务处,拿出自己备用的木瓜霜,给这位空乘做应急处理。
  木瓜霜是陈明旗飞澳洲时在当地买的,听说对于烫伤除疤非常管用,她想着大伙可能用得上。“其实,我希望大家在飞机上服务乘客的时候更小心,最好永远用不到木瓜霜。”
  那次意外之后,陈明旗对空乘又进行了客舱服务时倒水的针对性培训,诸如在给靠窗客人端热水的时候,避免越过其他旅客头顶;如何避免在遇上气流时烫伤旅客以及自己;餐车的刹车在哪些时刻一定要踩住……
  正是抱着这份工作姿态,陈明旗在飞行生涯中经历了波音707到757的升级以及上航多条新开航线的首飞,还承担了“非典”事件、世博会保障等重要飞行任务,她服务的航班都是平安抵达目的地。
女儿或是徒弟,都是传承
  陈明旗工作忙,很少有时间陪家人,女儿张嘉璐经常抱怨说,“妈妈领导好坏,不让妈妈回家。”戏剧性的是,今年张嘉璐也成了一名空姐。
  “我妈对我要求一直很严格,还送我去当兵,后来就考了空姐,”来上航和妈妈一起工作,张嘉璐延续了母亲的蓝天情结。
  张嘉璐有个好朋友郑丹,正巧也是陈明旗的关门弟子。师徒俩第一次是飞南宁过夜,“我记得特别清楚,当时我因为紧张什么都没带,到了南宁发现师傅全都给我准备好了,原本应该我为师傅准备这些的,”郑丹说。
  郑丹一个人在上海,陈明旗经常邀请她去家里玩,平时有空也会约她一起逛街,“今年过年,师傅也邀请我到她家里去过,真的特别感动,”郑丹说。
  退休之前,陈明旗邀请郑丹和自己的第一个徒弟到家里一起吃饭,她常对徒弟们说,“咱们少在外面吃,多在家里吃。”
  说起退休,陈明旗心中有很多不舍。不仅是舍不得这片蓝天,也舍不得这群可爱的同事们。
  还是在上世纪80年代,家庭电话远未普及。航班临时取消让她不得不当夜住在广州。千里之外的上海,领导早比她想得更细,得知航班取消的信息后,连夜骑着自行车直达她远在真如镇的家,告知她父母今天没法回家,不用等她。
  还有,陈明旗遇到第一次航班延误时,她所在的航班凌晨4时才抵达上海机场,上航领导班子成员十分重视这次延误,深夜在机场等候,做各种准备工作。下飞机的时候,陈明旗见到贺老总等在停机坪前,一见她下飞机就递上热鸡蛋。
  一路走来,陈明旗被很多人爱着,所以有了更多的能量去服务,也许这就是蓝天传承的意义。“现在把这片蓝天留给年轻人吧,有徒弟和女儿在天上飞,我就安心做她们的后勤”。陈明旗说。
  “感谢,感动,感恩”是陈明旗给自己总结的职业生涯关键词,她好像一直在服务别人,就连这天,她的“大日子”,她也忙活着给大家分蛋糕,安慰哭鼻子的徒弟和同事们。
  就这样,陈明旗结束了32年的空乘生涯,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故事,却在平淡中展现着自己的坚韧。
返回